锦州信息港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豺歌悠扬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9:06:37 编辑:笔名

章 雪花飞飞 豺心悲悲    第二章 童年,一杯苦酒   第三章 守护心中永远的妹妹   第四章 用战争之血捍卫尊严   第五章 命绕黄泉——萨鲁雅布   第六章 长大成才   第七章 激战野狼(上):血影洞的危机   第八章 激战野狼(下):泥泞之战   第九章 争夺王位(上):野心   第十章 争夺王位(下):兄弟残杀   第十一章 谜一样的它   第十二章 血亲降生   第十三章 鸡犬不宁的“幸福生活”   第十四章 踏雪归群·豺王的抉择   第十五章 踏雪的挑衅   第十六章 金雕突袭   第十七章 星夜的特殊训练   第十八章 雪中悲歌(1):永恒的离别   第十九章 雪中悲歌(2):领地之争   第二十章 雪中悲歌(3):被迫的选择   第二十一章 雪中悲歌(4):意外的援手   尾声 格桑又开,似生命不败   后记 · 苍空梦语      章 雪花飞飞 豺心悲悲   洞外的暴风雪越下越大,山洞口白茫茫一片,什么也看不见。呼啸的狂风中,隐约能听到一阵阵悲凉的豺啸声……  山洞内,一只怀孕两个多月,临近生产的母豺卧在地上,一直冲着暴风雪哀嚎,雪花如同白色的恶魔,吞噬着它的心。瞧这只母豺,嫣红的皮毛,雪白的脚爪,正是圣蒂亚豺群的大公豺苍啸的妻子——踏雪。  可此时此刻,山洞内只有踏雪,它不知道,自己的丈夫苍啸,正为了捕猎豹崽而与母雪豹殊死搏杀。在这大冬天里,几乎没有食物,连豺王的幼崽都饿死了。不过,踏雪肚子里还未出生的末世之豺:迅影还在安睡,丝毫没被影响。  雪豹谷里有一白一红两个身影正扭打在一起。白的是身强体壮的母雪豹,红的是动作敏捷的苍啸。苍啸已经顾不上环境的严寒和伤口的疼痛了,它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抢到母豹口中的豹崽,带回去喂养亲爱的踏雪和它腹中的小宝宝。苍啸满身是伤,腿被锋利的豹牙咬断了一条,脖子被撕裂,更要命的是肚子上那条又深又长的伤口,血肉模糊的地方,肠子都露了出来。母雪豹的情况也不怎么好,皮毛残破不堪,豹尾断了半截,一只眼珠子掉出了眼眶,惨不忍睹。  苍啸拼尽全身一点力气,细长的豺爪向母雪豹脸上扇了过去,本来没有什么杀伤力的一掌竟然使筋疲力尽的母雪豹昏了过去,紧叼在嘴的小雪豹掉了下来,在雪地上慢慢地爬着,可怜兮兮地叫着。苍啸毫不温柔地咬住小豹崽的后颈,一步步艰难地往家走。等回到了山洞,重新看见了那张俏丽中带着焦急的面容,苍啸欣慰极了,与此同时,它感到一股热热的气流在口腔中涌动,胸口一阵巨痛,一口热血喷洒在雪地上,红映白,触目惊心。苍啸疲惫地闭上眼睛,倒在地上,再也站不起来了。看到与自己朝夕相处的夫君走了,踏雪悲痛欲绝,尾根不停地流血。突然,踏雪浑身一阵抽搐,伴随着剧烈的疼痛,一只小豺崽被缓缓送出产道,接着是第二只,是第三只。  迅风,照顾好你的弟弟妹妹:迅影和迅凌,母亲对不住你们了。  踏雪心里喃喃自语,木材般僵硬地站起来,拖着苍啸冰凉的尸体,消失在一片茫茫雪色中。三只小豺崽出生在一滩血水里,分不清哪是苍啸的血,哪是踏雪的泪……      第二章 童年,一杯苦酒  雪夜,随着踏雪的离去,迅风、迅影、迅凌三兄妹开始了偷奶生涯。  迅风经不住饿,失去母亲第二天就爬到一只刚刚分娩完的母豺——雨薇身边去吃奶。雨薇还没等迅风爬到窝巢旁就发现了它,怒吼着用尾巴将迅风扫出了窝巢。迅风不甘心,强硬地钻进雨薇怀里,雨薇狠狠咬了迅风一口,迅风呜咽一声,逃走了。  在这个寒冷的冬天里,还有一只母豺产下了幼崽,它就是踏雪的姐姐冰喉。冰喉的两个孩子:血荷和乌掌,已经死在了暴风雪之中。  小时的迅影,就早已显露出非凡的勇气,它知道冰喉刚刚失去幼崽,心中伤痛,虽然拥有充盈的乳汁,但不会轻易给别的幼崽喂奶,想吃到真不容易啊!但为了不让自己饿死,只好斗胆去试一试了。  迅影借用枯叶做掩护,悄悄爬到了冰喉背后,冰喉并没有发现它,等到足够近了,迅影一个猛子扎入冰喉怀里,飞快地在腹部找到乳头,张大嘴巴,含住乳头,抽水机一般拼命吮吸乳汁,洁白的乳汁都从豺嘴中流到了外面。正在梳理皮毛的冰喉触电般地抽搐了几下,立刻意识到肚子底下来了一个贪嘴的小偷,猛然跃起,想甩掉迅影,可迅影咬得死紧,像个大奶瓶似的悬挂在冰喉腹部,硬生生地把冰喉的乳头扯疼了。冰喉气急败坏,扭动脖颈,一口叼住迅影纤细的小脖子,并慢慢用力,迅影命悬一线!死到临头的贪吃鬼迅影任然死命吃奶,仿佛做鬼也不做饿死鬼。可它不知道,这着倒救了它的命。随着迅影的一阵猛吃,冰喉的身体软了下来,凶狠的撕咬变成了深情的舔抚。冰喉重新卧下来,一遍又一遍舔顺迅影身上的绒毛,任凭迅影在身上撒欢,心甘情愿地做了迅影的乳娘。  迅风和迅凌就没那么幸运了。冰喉因为收养了迅影,迅风和迅凌再来偷奶,都被冰喉疯狂地赶走了。两只小豺崽饿得皮包骨头,而迅影则吃得肚儿溜圆,越来越健壮了。      第三章 守护心中永远的妹妹  “滴答……滴答……”雨小了,迅影守在妹妹的尸体边,眼泪不停地往下淌,它知道,自己已经失去以往疼爱的妹妹了。  自从下雨前,迅影就感觉到妹妹迅凌有些怪异,当时它不知道迅凌已饿得口吐绿水了。作为哥哥的它,能做的就是舔着迅凌额头上的绒毛进行安慰。到了,迅凌软绵绵地靠在迅影身上,四肢抽搐不止,一双秀丽的豺眼中含满了泪,可怜巴巴地望着迅影,迅影的心都碎了。迅凌的口、鼻、耳中不断流出颜色极淡的血,终究失去了体温,永远沉睡在了山洞之中。  就在迅影伤心之际,迅凌的大哥迅风突然从洞外斜窜出来,将迅凌的尸体从迅影怀中拽出来,叼在嘴里,跑了出去。迅影愤怒了,不管洞外还下着蒙蒙细雨,追了出去。要是迅风对迅凌有什么非分之举的话,它肯定饶不了它!  迅影追着迅风来到萨鲁雅布江边,通过朦胧水汽,隐约看见迅风正贪婪地咀嚼迅凌小小的躯体。迅影的脑子“嗡”的一下,一片空白。豺群中有一条不变的铁忌:同类间不能自相残杀!更何况迅凌还是迅风的亲妹妹!难道迅风和迅凌在一起生活了一个月,迅风对小迅凌就没有一丝一毫的感情吗?!  想到这儿,迅影怒不可竭,它狂啸一声,不顾一切地向迅风扑去。迅风一惊,不过反应比较快,它伸出爪子,狠狠向迅影脖颈扫去,迅影真如它的名字一般,动作迅猛,飞窜如影,它的腰轻微一扭,巧妙地避开了攻击。同时它落在迅风腹部,张口咬住迅风的前胸,迅风疼得一声呜咽,两条后腿用力一蹬,甩开蚂蝗般的迅影,以光速逃回了山洞。  迅影回到迅凌身边,不停地舔着迅凌冰冷的伤口。然后迅影心中闪过一个念头:为了不让比食腐尸的大嘴乌鸦还讨厌迅风再来啃食迅凌的尸体,将迅凌水葬在萨鲁雅布江中!迅影轻轻叼起迅凌,放入江中,波涛汹涌的江水很快把迅凌冲走了,不留下一点痕迹。迅影脑海中满是以前迅凌天真的童颜欢笑撒娇,小嘴叼住迅影尾巴嬉戏玩耍的动人情景,这一切,它再也看不到了。现在陪伴自己的只有前所未有的孤独和寂寞。  茫茫的萨鲁雅布江,其中包含了多少哥哥对妹妹的一片真心,妹妹对哥哥的一片真情!      第四章 用战争之血捍卫尊严  春回大地,萨鲁雅布江边又一片生机。圣蒂亚豺群又由许多个豺家庭合成了一个大豺群,可迅影因为父豺苍啸不幸身亡,母豺踏雪不知去向而受到其它同龄幼豺的排挤。  迅影从小天资聪慧,三下五除二就逮住了一只专心吃食的小老鼠。就在它准备饱餐一顿的时候,幼豺奔风从树丛中钻了出来,不等迅影发现,就野蛮地抢走了小老鼠。  迅影勃然大怒,怪啸一声,朝奔风扑去。奔风毫不怠慢,吐出小老鼠,用还很稚嫩的前爪向迅影脑袋上拍去。迅影没有像对战迅风那般躲闪开去,而是毫不客气地张口咬住奔风的爪尖,因为不知轻重,用力过猛,把奔风的前爪咬得皮开肉绽,奔风被逼急了,后脚猛地一蹬,正好踢中迅影后腹。  迅影的后腹传来撕裂般的巨痛,可它仍然紧紧咬住奔风的爪尖,就算死也要抢回小老鼠。迅影的肚子并不很饿,这只小老鼠也只是个小玩具,但奔风这个贪吃鬼连这点食物都要抢,雄性的自尊心不允许它这么窝囊,一定要让奔风吃点苦头!想着,迅影一边更加用力地啃咬奔风的前爪,一边从柔软的爪垫中探出锋利的爪子,狠狠扎向奔风高挺的肩,奔风毕竟还是半大豺,哪受得了这般疼痛?它一声呜咽,猛地从迅影脸上抽回前爪,跛着脚,狼狈地逃走了。  经过和奔风的一战,不但抢回了小老鼠,还抢回了自己的尊严。从那以后,幼豺们就和迅影打成一片,因迅凌之死而留下的伤痕也在不知不觉中痊愈了。     第五章 命绕黄泉——萨鲁雅布  一个平淡无奇的早晨,萨鲁雅布江边环绕着丝丝乳白的雾气,朦朦胧胧的,什么也看不见。迅影打了个哈欠,晃晃悠悠地爬起来,游荡到萨鲁雅布江边,边活动活动筋骨,边看看有没有肥肥的兔子在“晨练”。  迅影看到一只毫无防备的兔子,正吃得津津有味。它准备扑过去一把逮住兔子时,被芦苇掩盖的水面上,传来“扑通”一声巨响,紧接着是激烈的拍水声和溅得老高的水花。兔子再笨,再认真,也不可能是个聋子吧,这么大的声音肯定听得见。它机警地转了转长耳朵,丢下啃了一半的草,飞也似的闪进了密林,只留下一行模糊的尘土飞扬,毕竟,命比草更重要。  迅影又气又恼,气呼呼地“哼哼”了数声,啊,那个豺渣?!竟然吓跑了小爷我的兔子,看我不揍死你!它拔腿就向水声传来的地方奔去!  当迅影气喘吁吁地跑到罪魁祸首旁边时,惊讶地发现,离江边约二三米的地方,有一个不断扩大的水圈,水圈中有一只豺。迅影定睛一看,被困在水中,正在努力挣扎的不是别人,正是不久前才交过手的新死党——奔风!看见本群的同胞落水,迅影想都没想,立刻探出尾巴,毫不犹豫地伸向水中,希望奔风能咬住尾巴,好被自己拖上来。可奔风伸长了脖子怎么也够不着。迅影无奈,只好收回尾巴,它焦急地环顾四周,只见芦苇丛中有几根野鸭用来筑巢的长树枝。迅影快奔而去,叼着树枝回到奔风身边,伸出树枝,可迅影距离奔风还差一米多呢,豺的水性不怎么好,再加上用来划水的部位:脚,又在几天前被迅影撕裂了,落下了残疾,左前爪一碰水,伤口崩裂,血把江水都染红了一块,奔风再也无力划水,眼看就要沉下去了。迅影快急疯了,心中因奔风前爪的事而惭愧得不得了。此时的迅影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它不顾一切地奋力一跃,跳入水中,以快的速度游到奔风脚边,深吸一口气,钻入水中,将奔风的长腿顶在自己脑袋上,往水面上托,奔风的脑袋浮出了水面,迅影立马从水中抬起头,一口咬住了奔风的后颈皮,危急关头,迅影也不分轻重了,它的牙齿本来就很尖锐,再一用力,把奔风的后颈皮都咬破了。两只幼豺就这样飘在水面上。眼看迅影的力气就要耗尽,这时一块越飘越近的浮木救了迅影的命。迅影用尽一点力气,拖着奔风爬上了浮木。终于可以休息一会儿了,迅影长舒一口气,把脑袋枕在前腿上,微闭着眼睛。突然,一个曼妙的身影出现在芦苇丛中,扑面而来的是一阵熟悉的体香——冰喉!迅影欣喜若狂,大声喊叫。喊声吸引了冰喉,冰喉看见浮木上的迅影和奔风,先是吃了一惊,继而立刻跳入水中,把浮木拉倒了岸上,然后招呼来奔风的母亲银脊把奔风带回去,自己叼起迅影回到了洞穴。     第六章 长大成才  时光飞逝,转眼一年多过去了,春天的野花已成为一个美丽的梦,夏日的绿叶也已成为一段回忆,落叶纷飞的秋天成为了迅影成年的季节。  那是一个秋高气爽的上午,圣蒂亚豺群在老豺王半尾的带领下,来到了羊陨山,捕捉秋季上乘的食物:肥美的岩羊。半尾不愧是经验丰富的老豺,将豺群带到了一块高岩下面,高岩上,一大群红岩羊正在高岩上跳跃。  圣蒂亚豺群四十多只红豺在半尾的指挥下,十来只母豺围成扇形,爬上高岩,将岩羊群包围起来。岩羊们立刻使出看家本领,跳上陡峭的羊陨山断崖,并撒开四蹄,朝山顶奔去。这时,半尾发出一声悠长的豺啸,埋伏在山顶巨石后面的迅影率领奔风等血气方刚的成年公豺猛扑出来,由于刚刚成年,没有经验,迅影骑上了强壮的头羊,头羊一受惊,猛地弹跳起来,拼命向后抛蹄子,想甩掉迅影。迅影将利爪紧紧插入头羊的血肉之躯,它虽然没有掉下去,但也被头羊甩得头昏眼花了,忙乱之中,细长的指爪探上了光洁的羊脸,对准眼窝狠狠地刺了下去,头羊清澈的眼睛立刻飞出了两片红蝴蝶似的血花。 共 23331 字 5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男科好的专科医院
云南癫痫病哪家专科研究院好
癫痫病影响记忆力吗

上一篇:过年14

下一篇:生活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