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蔻女生的青春进行时

2018-11-01 09:53:35

蔻女生的青春进行时

(一)超市的密室

我是5中高二6班的文娱委员蔡珊,乔乔倒着叫我杉菜,我爱上,爱激动,主持节目的时候爱煽情。

乔乔长得够靓,简直就是我的盗版。我俩是99%的死党,那1%的私心就是:我俩挨肩走,要是有帅哥侧目,都觉得他在注意自己,而对方只是借了点光。

校庆快到了,我们班要表演宠物小精灵歌舞剧。寒假前的排练,我演走路草,可是下了课间操,老Sir擦擦大眼镜:“蔡珊啊,你胖了,改演皮卡丘吧。”

男生们立刻大帮哄:“皮卡丘,小眼大肚皮,猪的另一个版本噢!”

我躲进卫生间假装洗脸,泪水却伴着水滴一起淌下来。乔乔把我拽出去,大声嚷嚷:“谁再欺负杉菜,我痛扁谁!”

乔乔一向喜欢“罩”我,男生们都广西脑瘫权威医院被唬住了,只有大安撇着嘴:“爱哭鬼麦朵!”

爱哭鬼麦朵是谁?乔乔不吭气。中午一放学,便给了我一张碟,哈利。波特的第Ⅱ部《消失的密室》。

回到家,我马上把碟放进VCD.原来,魔法学校有个密室,密室里有一条蛇妖,谁看到它那双好大的黄眼珠,就会被石化。那个爱哭鬼麦朵是魔法学校的女生,因为起了青春痘,被人嘲笑,就躲进厕所哭,没想到密室的通道就在厕所中,她看见了蛇妖的黄眼珠,被石化了,魂儿就住在那个厕所里。哈利进密室杀蛇妖前,爱哭鬼麦朵对哈利说:如果你牺牲在密室……

看到这,我笑成了一只掩嘴葫芦。我跳上车,飞骑到了大安家楼老年脑瘫康复下,抓起楼宇对讲机,按了301键。“喂,那位呀?”是大安的公鸭嗓。我含情脉脉:“我是你亲爱的麦朵,如果你牺牲在密室,欢迎你和我共住一个抽水马桶!”

大安气急败坏。我撂了话筒,邀乔乔去超市买晚自习吃的豌豆黄。看到超市的卫生间,我抓住了乔乔的胳膊。“这儿没有密室。”乔乔吃吃地笑着推开我。

“有密室!”背后有人说话。一回头是个挺帅的男生,一双好大的黑眼珠。

乔乔拉起我就走。那个男生追了过来,手里拿着一个……蜜柿!“我是24中的阿芒。你们想买蜜柿?那边果脯架上多的是。”他把蜜柿递了过来。乔乔笑得像嫁了道明寺,我大辫子一甩,把蜜柿从他手上打掉了。

我同时听到了另一个东东落在地面的声音,阿芒惊叫:“我的TCL,我的金喜善!”

(二)减肥侏罗纪

第二天,我去全市的药店,刚买了一盒塑身丸,就看到阿芒在买消毒粉,一只手成了蓝黑墨水(black and blue)!

“没见过你这样练辫子功的女生!吓得我把摔掉了一块漆!”阿芒见了我,头发根根竖起。

“你的手……?”我脸红了,赶紧把“密室”的误会讲给他听。“是体育课上跳马磕的。”阿芒一脸周星星的坏笑,“我也有一根哈利波特的魔杖呢,我能把你变成侏罗纪公园!”

“切!吹个大气球!”我当然不信。

阿芒带我去他宿舍。进了屋,他背转身子鼓捣了一会儿,然后要过我的塑身丸盒子,拿一块大毛巾盖上,挥舞着一根筷子(魔杖?),装腔作势地念咒语:“拉布木其卡,侏罗纪,Go!”

我闭上了眼睛,又睁开——那有什么侏罗纪公园,我还是我。

24中离5中只有三站路,每天下午课外活动的时候,我坐在双杠上看卡通书,阿芒都来找我,黏着我和他打羽毛球滑旱冰。我稍有皱眉,他就大叹摔掉的那块漆,我只好和他一起玩得大汗淋漓。

阿芒走后,乔乔总是边跳绳边说:“杉菜,一个男孩喜欢上一个女孩,会很拘束很别扭,可他在你面前那么大方,我想他一定喜欢我,拿你铺路呢。”

我不理她,我的头号大事是吃塑身丸。我每天吃两粒,终于有一天,乔乔大叫:“杉菜,你瘦了耶!”我揽镜自照,YEAH,果真骨感得像只蚊子!

“那药真好!”我喜滋滋地告诉阿芒。“维生素当然好了。”阿芒一副喝了热汤的舒服样儿。

维生素?我竖起耳朵,原来,那天阿芒变魔术时,在毛巾下面打开盒子,把一袋维生素丸和我的塑身丸掉了包!

我赶紧拿出几粒剩下的“塑身丸”,洁白的小球上刻着细细的字母:Vc!

“我说过的,我能把你变成侏罗纪公园。”阿芒笑嘻嘻的,“侏罗纪,就是猪骡鸡,懒猪能变得像骡子一样矫健,再变得像鸡一样袖珍。”

(三)盛夏的果实

现在的成年女子流行“后校园时代”,宽松的泡泡裙和系带的皮鞋成为她们的新宠,而我们真正的女生,却唱着莫文蔚的《盛夏的果实》,周末把嘴唇涂成水滴滴的紫色,用印水纸在脖颈上贴一只蜘蛛。

一天早自习,乔乔给我看一个几乎空了的小圆肚瓶,神秘地说,这是她正在恋爱中的表姐用的“情鸟儿”香水,天价。乔乔把瓶口抵在手心上,几滴芬芳的液体淌了出来,色泽非常鲜艳,乔乔说,就像伤口。

乔乔开始喜欢坐在操场上摆弄那个小圆肚瓶,神经兮兮地说:不褪色的香水,散发着的并不一定是不褪色的爱情。

乔乔不吃零食了,也不再和我一起去影院了;的英语听力磁带上市了,她不买;老Sir推荐她参加全市中学生歌咏比赛,报名费15元,她摇头。“杉菜,我好向往那种大人才有的爱情感觉,我要攒钱买情鸟儿!”乔乔对我微笑,不无悲壮。

我跑去找阿芒商量,阿芒折着纸飞机,心不在焉地说:“我可以送她一瓶啊。”

第三天下午放了学,阿芒在校门口等我们,果真举着一个小巧漂亮的香水瓶,瓶中,是满满的红色香水!

乔乔立刻冲了过去。阿芒把香水瓶递给她。乔乔打开瓶子——一滴滴粘稠的红汁缓缓地流出来,不是香水!我和乔乔都愣了,阿芒虎着脸说:“你们女生就是不可理喻,好好的青苹果不当,偏要去预约成年!这是西红天坛医院治癫痫柿汁,西红柿不就是盛夏的果实嘛!”

(四)DNA出错

乔乔不攒钱了,参加了歌咏比赛,得了二等奖,我们都很兴奋。

一向高傲的乔乔似乎服了阿芒,低眉下眼地请教他,什么样的女生才算蔻?

“蔻女生喜欢白棉布裙子,光脚穿球鞋,头发很长,有漆黑明亮的眼睛,不化妆。”阿芒回答。

乔乔从书包掏出小本子记录。“他蒙咱宝宝春季穿衣注意暖俩呢!”我夺下乔乔的笔,“他Copy了安妮宝贝的《告别薇安》!”乔乔却说,懂得安妮宝贝的男生一定懂流行。

阿芒看着我说:“你们,周六此时此刻,上我们学校的草坪放风筝好吗?”“不去不去。”我故意逗他,把头摇成了拨浪鼓。

周六中午,我换了一条棉布长裙,裙子上缀着小簇小簇的棉布小花儿。我去喊乔乔,乔乔从阳台上探出身,也穿着一条棉布裙,素面朝天,长长的乌发随意地用一根发带绑着,有种很柔曼的美。“杉菜,我不能去了,灯泡坏了,我已经请了电工来修。”

我只好独自去了24中,一点三刻,正好踩着点。阿芒坐在草地上,抱着一只大风筝,他看看我的棉布长裙,又看看我,明亮的大眼睛里升起一层温情。我的颊上泛起一阵阵红热,心底却涌动着春天般的轻浅的快乐。

“我说我不来,你怎么知道我是在逗你的?”我放起了风筝,问阿芒。阿芒又是一脸周星星的坏笑:“那天我说周六此时此刻约会时,你仔细地看了一眼腕表。”

他那得意的笑,得意的声调……我又有点那个了。“轱辘白(Goodbye)!”我扔下风筝,拔腿就走,我听出自己的声音闷闷的。

“轱辘白!”阿芒把风筝扛在肩上,向我挥挥手。

不知走了多久,我转过身,阿芒已经不见了。唉,只怪我的DNA出错,眼睛和耳朵感觉特别多。

(五)蓝色多恼河

周日,我又去找乔乔,乔乔在做数学作业。

“你家的灯泡修好了吗?”我捶了她一拳。乔乔笑,“灯泡没坏,就是不能照亮你俩。”我的手突然地没有了力量。

几天后,阿芒来找我,却学起了酷,表情怪怪的,一支烟状的口香糖夹在他指间,有点像小阿飞。

“蔡珊,我这样好不好?”他问,回避着我的眼神。我拼命摇头。他轻轻笑了,剥开口香糖放进嘴里,走了。

随后的日子,阿芒像从前一样经常来找我玩,乔乔也像从前一样和我嬉笑打闹,可是,我发觉他们都不再像从前那样开心。我知道,乔乔有了心事,她越来越喜欢阿芒,可阿芒呢?

一个课间,乔乔静静地托着腮,为了哄她开心,我把阿芒手夹那支烟状口香糖的怪样子讲给她听。

“杉菜,你太老土了,那种口香糖是仿着一种叫520的烟做的,520,就是我爱你。”乔乔从座位上站起来,跑出了教室。

乔乔再走进教室的时候,我招呼她,她笑了笑,很勉强。

我烦恼极了,听不进去课,也开始吃不下饭睡不着觉,没几天就变成了黑眼圈肿脸泡。周末,阿芒来我家约我上动物园,见我这副模样,又坚决不去了,“我会被督察大妈抓起来的,以为我拐走了大熊猫!”

“蔡珊,你和乔乔吵架了?”阿芒一遍又一遍地问。我没有回答。在他临走的时候,我突然拉住了他的手,“阿芒,你那支口香糖的烟,是表示你喜欢我吗?”阿芒坚定地点了点头,眼睛发出奇异的光彩。“那,你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呢?”我流下了泪,要是那样,我就不会傻乎乎地伤害到乔乔了。

“珊珊,情感,明白就行了,不必急着说出来。”阿芒用手背笨拙地为我擦着泪。

这个下午,我和阿芒一起给我家的小狗洗澡,弄得浑身是水。阿芒走后,我拨了乔乔家的。“乔乔,你,我还有阿芒,我们三个人永远是百分百的好朋友,相信我好吗?”我的声音涩涩的。“杉菜,我是不是太小气了,我应该替你高兴的,对吗?”我听出乔乔也哭了。

升上了高三后,阿芒一星期来看我一次。一天,他刚走,我就又坐车到他的学校找他。我站在他的教室门口,他冲我挤挤眼,唱起伍思凯的《想你的天空》:“用云的视线遥看你的一切,偶尔化做雨,代替我来轻抚你的脸……”

异型管
硅藻泥背景墙
小程序加盟合作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