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州信息港
养生
当前位置:首页 > 养生

木马骷髅刺客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21:12:20 编辑:笔名

(一)  寒天催日短,已是初冬。  黄昏。  山风未停,夕阳未下。  一个人影,风一样掠过坟堆,落在烟霞寺的门前。  黑衣如烟雾,他的长发亦是如烟雾一般飘着。  黑衣笼罩之下,向外露着他的一双手,只是这双手犹似玄冰一样,呈现出一种可怕的银白色。更可怕的,却是他的脸,这张脸赫然就是一个没有血肉的骷髅骨,就连眼睛也没有,黑洞洞的两个眼窝,好像两块焦炭一样。  谁能想到,这样的一张脸上,竟然可以吐出那种,在寒冷季节才会有的白色雾气!这也就说明了他是个人!  一阵歌声就从寺院的里头传出。唱的是不知名的曲调,哀婉而凄凉。唱歌的,分明是一个女的。  荒山小寺,已经遗弃多年,断壁颓垣,到处枯草凌乱。  唯独这扇小门,却很干净,一点灰尘也没有。  寺前那条小路,也不知多久没有人走过了,亦满是及膝长的枯草。  可是这样一个地方,现在却有人在里头唱歌?而且还是个女人!  黑衣人不由得心里一动,一个轻身上了房顶,没有声息地透过破瓦,看到确实是个女子,双膝着地,跪在一尊佛像跟前唱歌。  她一身素衣,遮掩不住她颈上的那条白玉项链,晶莹而光洁,就像她的脸一样。  到真正看清她的脸的时候,黑衣人却不禁一怔:“是她!”  她看起来仍然年轻,虽然略见风霜之色,但也绝不失美丽。  甚至她胸前的那条小沟,比起从前还要更深了。  黑衣人心中一阵怦怦乱跳,又一阵风似的落了下去,就在那女人的身后,伸出了手。紧跟着,她的尖叫,划破了暮色的沉寂……  (二)  次晨,天色微明。  她睁开了眼睛,很吃惊的一个警觉,只见阳光柔和,照进小窗,所处之地分明是自己的房间。  木桌上的观音菩萨,依旧慈悲庄肃。  只是菩萨旁边的那个小泥人,在光线里,却露着一种很诡异的微笑。  与其说是笑,不如说是哭。  她奇怪的是,那个小泥人放在这儿,已经有三年了。  这三年来,它从来就没有笑过。  怔怔的片刻,她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一个恶梦,可是又不像是做梦。如果是梦,为何自己的衣衫竟然不整?手腕上的两道淤青指痕,竟也有些生疼?如果不是梦,又何以会在自己的家中醒来?  她努力回忆着,又想起昨日那个梦,梦里有个骷髅鬼……  这时候,不知从哪处飞来的两只乌鸦,正落在窗外一株枯树上,“哇”的一声惊叫,又突然飞走。  猝然间,她觉得身上一阵发冷,赶忙就去给菩萨上了一炷香。  香烟缭绕,菩萨在烟雾中迷离。刹那间,她竟然听见有人在轻轻呼唤她的名字。  而且是一个很熟悉的男人声音,连续叫唤了她三次。  “是谁?”  她也同样问了三次。  四周寂静,除了风声,并没有任何人应答。  也不过瞬间,似乎有一道光影,在桌上那个小泥人身上,晃动了两下,小泥人的笑容,却更加诡异了起来。  难道是幻觉?  错愕之际,不由得将那泥人拿在手里。这泥人是在三年前,她依照他的样子做的。他是个和尚,所以这个小泥人,也是和尚的模样。  七年前,他对她说:“你走吧,我们之间再无可能。”  她吃惊地问:“为什么?”  他淡淡地说:“我这一辈子,尘缘已尽。有朝一日,我若得遇明师,必记挂还在红尘漂泊的你!”  她问:“你将去哪?”  他说:“我这一生,沾满了无数人的血腥,一个剑客的宿命,本身就没有特定的归宿,但我并不想连累你。”  之后,彼此再没有相见。直到三年前,打听到他在这里当了和尚。  一个好端端的人,为什么要离开他爱的人,去当个和尚?  他不是一个不负责任的男人。  激动的她,连夜赶到了这里,却发现自己来得迟了,他死了,据说是被一个骷髅刺客杀死的,再要找寻他的痕迹,能够找到的,便是那破庙里的一幅他的画像,就是连具尸骨也没有留下。  画像上的人,也是一个和尚,但见他身形飘逸,有如飞仙。只是两道冷电般的目光,隐约含了一层杀气。这样的相貌,这样的神色,无疑就是他。  想到这些,不禁怆然泪下。  小泥人的胸前,依然还有三年前刻下的名字——慕容清露。  这四个字也就是她的名字,是用她处子的血刻上去的,还是三年以前那般殷红。  小泥人的背后,也同样刻了一个名字——箫晨。  也就是他的名字。  (三)  外头,一个丫鬟送了汤药进来。  慕容清露一贯不喜欢药味,柳眉一颦,问:“香君!这是……”  香君道:“小姐!你昨天不声不响的走了,到处寻你不得,好在有一个和尚将你送了回来。外头风大,这碗汤药能给你驱寒。”  慕容清露不禁一怔,问:“和尚!哪个和尚?”  “是一个老和尚,一转身就不见了。”  “他没有说些什么?”  “他将你送回之后,只说了一句,这位施主受了点风寒,然后开了副方子,分咐我到镇上抓药。”  “那他人呢?”  此时,慕容清露已知道,那并不是一场梦,可是那个黑衣人又会是谁?  香君说:“我把你送回房间的时候,他已经走了。”  “哦。”  她微感失望,但很快纠正自己的念头。那不是他,他一点都不老,他永远都不可能再回来了……  一会,慕容清露道:“我昨天去烟霞寺里烧香了。”  香君双眉一扬,道:“烟霞寺里的人,几年前都死了,小姐还不忘去那烧香,当心是撞了邪。”  慕容清露淡淡道:“其实人总是要死的,死了就都会变成鬼了。”一顿接道:“我去烧香,也是希望他不寂寞。”  言下,她的脸上再不见任何表情。自从知道他死后的这三年以来,她就一直是这样的。  “小姐!这是要出远门么?”  两人沉默的片刻之后,香君看见她在收拾包袱,赶紧上来帮忙。  慕容清露叹息一声,道:“已经三年了,在这也终究是无意。”  “那么小姐准备去哪?”  “在隔壁的重阳镇上,有一所桃花庵。”  香君大惊,仿佛天地都是一暗,叫道:“小姐……”  慕容清露却显得平静,只是没有一丝笑容地说道:“七年前,他做了和尚,如今我也看破红尘。”  “可是,小姐……”  慕容清露一挥手,道:“除此之外,我又能何往?”念头一转,知道所剩的银两,已经不多了。  香君道:“小姐长得美若天仙,老爷在世的时候又是总镇,我倒觉得小姐不去向上一门好亲事,总比在寺院里青灯黄卷的要强。”  慕容清露摇头道:“我早已是他的人了。”  香君再没有说话。  临别时,慕容清露拿出一对白玉镯子,交给香君道:“香君,今日即是你我姐妹二人分别的时候。你的人生才刚刚开始,这对玉镯子,就留给你当做以后的嫁妆。”  “小姐!”  香君眼中含着泪,道:“小姐待我如姐妹,如今我亦跟随小姐,到庙里修行。”  “不行,这样太委屈你了。”  香君坚持道:“当年我孤苦伶仃,若不是小姐收留,又怎有今日的香君?”  寒风瑟瑟吹打着山谷,黄沙漫天,天地间就像隔了一层油纸,就连太阳的光线,都不明亮了。  二人行至一条山谷,风更急,乌云浓霾,一阵山雨欲来的迹象。  她们在一处山岩下避雨。  冬天的雨,一定很冷。香君用一些树的枝叶,在山岩下搭了一个简易的屋檐。  山谷两边的绝壁,奇迹般开满了彼岸花。  慕容清露不由得一怔,这种花在深秋的季节,便已落尽,她奇怪在这个季节竟然盛开。  只看一大片似火烧般的红花,夹杂于枯草之间,在寒风里又增了几分萧索。  关于彼岸花,她从佛经里知道:“彼岸花,开一千年,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  这也正如她和他之间,永不相见,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  慕容清露思量之际,再忆往事,更不禁黯然神伤,泪流满面。模糊中,只看那些花,似乎也在流血。  忽然一个极冷的声音,落了下来:“哈哈!真是孙悟空逃不出如来佛的手掌心。”  二人俱是一愣,眼前赫然站了一个黑衣人。而这个黑衣人,也就是慕容清露,昨天见到的那个黑衣骷髅鬼!  (四)  几乎也就在这一时刻,香君已护在她跟前,骂道:“你是哪里来的山贼,光天化日之下,你想干什么?”  谁都可以听得出来,她的话声有些打抖。  骷髅骨笑道:“看不出你这小娘子,还颇有些胆识。”  香君定了定心,似乎已有所准备,随口道:“我知道你是个人,因为鬼是不可能有影子的!”  不等这骷髅骨答话,香君又道:“似你这样连个姑娘也不敢见的人,又算得了一个男人么?”  骷髅骨仰天打了个哈哈,冷冷道:“你们都要死了,也就不需要知道我是谁。”  慕容清露道:“释发慧,你还活着?”  话音甫落,香君更是一震,惊道:“你就是释发慧!”  骷髅骨冷笑道:“多年不见,慕容姑娘的眼神,仍旧很好。”  慕容清露道:“你的声音,我一向记得。”  她素知释发慧武功高强,而且心狠手辣,心知死在即刻,倒没有了多少恐惧。  骷髅骨大笑道:“当年那一夜,是不是至今你还念念不忘?”  当下,慕容清露的脸上,不由得泛起一阵红晕,羞愤道:“呸!你这流氓,竟也当了和尚,佛祖怎么不早收了你?”  释发慧厉声道:“我呸!佛祖要是真有灵感,当初就应该将你安排给我,却将你给了箫晨。”那‘箫晨’二字,他故意说得很轻很轻。  慕容清露冷瞟了他一眼,道:“似你这种人,又怎配得上同萧晨大哥并论?”  释发慧又是一声怪笑,道:“昨天我并不知道你身上有暗器,今天我要你再度成为我的女人,哈哈哈哈……”  香君怒吒一声:“休得伤害我家小姐!”  紧接着展开身形,手中已握了把长剑,便似轻燕一般冲前飞掠。  释发慧看这来势,也不由得一骇,慌忙向旁退了开去。  霎时,寒光一片,香君竟能将手中的长剑,使得有如云卷雾涌。  “唰唰唰唰……”的接连一十八剑,居然将那黑衣人释发慧逼退了七步!  同样感到骇异的,便是慕容清露。因为香君所使的剑法,与箫晨的生平绝学,夺命十九剑竟然无比的相似!  的不同,只是香君这十九路剑势展开,并不如箫晨那样轻灵飘逸,变幻无方,在招式的变化上,也少了一式。  她怎会施展他的剑法?  再斗了几个回合,已是处于下风的释发慧,突然发出了一声吼叫,身形陡然一变,飞旋的身势,势道凌厉就像恶鹰扑食一般,至上而下朝着香君扑去。  香君大惊之下,花容失色,连忙后退三步,“唰唰唰”的几剑,护住了正面三大破绽。  释发慧也不变换身法,仍是向前扑去。  他这样自上而下俯冲,无疑就将他的肉身要害,完全暴露于剑下。  慕容清露急叫:“朝霞成绮!”  这一式‘朝霞成绮’便是夺命十九剑中的绝招,也是夺命剑法中的一式。  眼看那释发慧的掌力就要发到,香君却不由得一呆,朝霞成绮?好像没有学会。  “铮铮”的两响,他已发掌力震飞了香君手中的剑,同时就在这电光石火的一瞬,已点了香君身上的穴道。  释发慧大笑道:“从来没有对手,能从我骷髅刺客的手下活命。不过,你们两位美人却是个例外。”  慕容清露大惊:“你……你就是骷髅刺客!”  香君穴道被点,浑身麻痹,嘴却能说话,愕然道:“你就是杀死萧公子的骷髅刺客!”  释发慧道:“不错,萧公子的确是死在我的剑下。”说罢,也亮出了他的剑,不过是一把再普通不过的铁剑。  香君睁大了眼睛,道:“不可能!以你的剑术,根本不是萧公子的对手。”  释发慧再次大笑,道:“我没有说是用这把剑!”话音未落,剑势一变,却向那慕容清露刺去。  他当然不会真的就这么一剑杀了她,就在慕容清露闪避之际,蓦地手法一变,向她发去一枚银针。不偏不移,正中她的麻穴。  慕容清露惨叫一声,浑身一软,瘫了下去。  香君大叫:“小姐!”  释发慧道:“别着急嘛!等我伺候完了大美人,我再好好照顾你这小美人,哈哈哈哈!”坏笑着,终于揭去脸上的骷髅面罩,露出一幅尖嘴猴腮,加上鬼眉三角眼,却剃着光头的丑恶嘴脸。  那双邪恶的手,慢慢游过她的特殊地带,就要给她宽衣解带。  慕容清露双颊微红,有气无力地咒骂道:“什么骷髅刺客?却使这么卑鄙下流的手段!”  香君愤怒道:“有本事你把我穴道解开,我们再战三百回合!” 共 5688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阴囊湿疹怎么进行对症治疗
黑龙江治男科好的研究院
云南治疗癫痫专科医院哪好

上一篇:星空夜语

下一篇:相思扣流年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