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州信息港
网络
当前位置:首页 > 网络

专栏作家吉地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9:51:25 编辑:笔名

二十年前,村里的郝良义高考落榜了。不见其愁眉苦脸,更没有消极彷徨。三天后,他背起简单的行囊,在村头那颗铁黑色的老柿子树下,告别一辈子“面朝黄土背朝天”土坷垃刨食的爹娘,乐呵呵去了县城闯业。起初,只是在县夹斜路市场摆地摊……  一晃二十年,昔日的郝良义摇身一变,成了人说人赞、人见人羡、名副其实的个体老板。  “嘿嘿,早在三年前,夹斜路市场拆迁时,俺那口子就动了心思,不顾俺劝说,硬是拿出家里所有的积蓄买下了两间门面房。当时,他还说不趁年纪轻轻出把力,大点胆子试一试、闯一闯,岂不耽搁了大好时光。”媳妇蓉蓉话里透着甜蜜的自豪,忍不着就露出了惬意的笑脸。  今天一大早,郝良义就开车去百里开外的市里去请那个传说得很邪乎、有名望的风水先生去了。媳妇静静留在家照顾生意,刚刚空闲一会坐下来喝口茶水,心里想着就快要搬来一起住、能互相有个照应的一对爹娘,心里美滋滋地笑了,笑着笑着,思绪就笑回到了从前的时光……  十六年前,从农村来在县城夹斜路市场打工的静静,与摆地摊的郝良义相遇、相识、相知、相爱,一年后决定和爹娘摊牌,嫁给郝良义。她爹娘嫌弃郝良义家穷,说郝良义在城里摆个地摊寒酸,也挣不到多少钱,硬是百般阻挠,任静静说得天花乱坠,就是不准许郝良义进家们,对这门女儿自由恋爱的婚事死活不点头。  “人家是穷点,可人家心眼好、有骨气,对俺用真心,俺认准了这个人,就要嫁。”静静得理不饶人,说的爹娘哑口无言翻白眼。  “哼,你是俺‘一把屎一把尿’辛苦生养的闺女,婚姻大事你做不了主,只能爹娘说了算。”  “唉!爹娘啊,都啥时代了,您嫁闺女咋还能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那一套,您这样做会害了闺女一生幸福的。我给您二老磕头下跪行不?要不……”静静使出“一哭、二闹、三上吊”的绝活,哭的泪人样,跪着求爹娘。  爹娘心意已决、抱定牢牢主意,任凭女儿静静呼天叫地,犹如王八吃秤砣——铁了心,只管摇头说“不”。  “俺死活都要嫁给他,爹娘你们看着办吧。”眼见爹娘铁了心,静静揉揉红肿的眼睛,说了句硬气话。  “哼,还反了你了不成。你敢嫁,就断亲!全当没有你这个‘忘恩负义’的闺女。要想嫁,现在就给我滚!一辈子别想再踏进这个家门。”爹怒气冲冲,使劲跺着脚,嘴里吐出的话伤透静静的心。  ……  哈哈,风水轮流转,今年到我家。今非昔比,如今俺家这生意是越做越好、越活泛。心地善良的郝良义和静静奔上了好日子,生活比蜜甜。做生意发了财,为了孝敬双方爹娘,在“水岸花园”同一个楼单元一次性付款买了一大二小三套房,昨天才刚刚装修完毕。  一家人不说两家话,错对都是“打断骨头连着筋”。其实,早在五年前郝良义就与岳父母握手言和,修好了先前差点断亲的紧张关系。前天,郝良义开车把岳父母接来城里,看给他们置办的养老房。人逢喜事精神爽,岳父母心生欢喜,一路赞不绝口,几乎掏出心窝子里所有耐听暖心的话,夸着女儿、女婿。  “嗯嗯,这一楼住亲家,我的房子是二楼,与女儿的新家对门,方便出进、相互照应,这房子好啊,楼层拿捏得更准、更好!”开了门,岳父快步进屋,先去了洒满阳光朝阳的卧室、阳台,他惊喜地小心翼翼推开窗,真是风清气顺,满目芬芳。频频竖起大拇指,好啊、好啊地吐着话。谁知,进了房子背面朝阴的房间,虽然视野更开阔,景致比朝阳的还要好。岳父刚要竖起大拇指,突然缩回去。  岳父沉思良久,突然神神秘秘发了话:“哎呀呀,这以前有个懂风水的朋友可是跟我说,你看看,这要是从房子的朝阳面来说,可是空气清新,目能及处皆花花绿绿,闹不喧哗,静不幽寂,尤其难能可贵,风水真是好。可,这俗话说的好,靠山稳稳、财运滚滚。哪里知道咱这房子的后面却是空旷无靠啊,是一大片湖泊啊!人忌讳住在无靠的房子里面,这可是背水一战的风水格局,犯煞,犯了大忌呀!不妥,不妥。这搬来住前,需请五行八卦福,分别于卧室、客厅等主要房间镇宅,否则……”  郝良义原本并不迷信这一套,可他深深了解岳父的秉性,见他不时唉声叹气、耿耿于心胸,自然不愿把事弄僵、弄砸了。再说了,买新房搬家本来是件开心高兴的事,万一哪天因为这点琐碎小事再惹出点啥祸端来,岂不扫兴。于是,郝良义乐呵呵爽快应下来。  见女婿郝良义吐了要请风水先生的口,岳父心里高兴,表面却不露声色。倒背着手来回走了几圈,问:“啥时去?”  “嗯,这事不能久拖,明天处理好手头急着要办的事,后天一早就去市里请先生。行不?”  “好!越快越好,早清早受益。这请五行八卦福,不但能催动五行流通生旺气、调节阴阳和谐保安宁,还能催财旺运,你这以后的生意肯定好的不要不要地。嘿嘿,这风水先生一准有破解之妙法,一准能帮上咱。哈哈,越快越好、越快越好……”  ……  市里看风水的大师姓舜,别看人精瘦,却矍铄健朗,双目炯炯有神,灰白的眉毛比常人长了许多,花白的胡须随风飘飘,仙风道骨般,很有“仙范”。据说他干这行四十年有余,圈内名气很大,人送外号“风水仙”舜大师,请他看风水,若非提前预约,一般很难请出门。  请到“风水仙”舜大师,郝良义开车往家赶,一路上载货的大车多,郝良义是遇着大货车就礼让先行、有意避让。本来一个小时的路,这都一个半小时了,离县城还有不少于三分之一的路程。“风水仙”倒也不急,话更不多一句,只顾悠哉游哉坐在车上时而闭目养神,时而睁开眼睛望望窗外的景色。  要进县城了,郝良义的车速又慢了些。他小心翼翼开着车,生怕路上突发点啥状况处理不及时惹了麻烦。大约距离下一个路口还有一百米的时候,郝良义发现前面有一辆两轮电动车停在路边,一位年轻女子手里牵着一个大约五、六岁的小女孩,不停左顾右盼,像是在寻求找什么。  “嗯,啥情况?说不定是车胎漏气了,还是?”郝良义没再多想,到了停电动车处,他稳稳的停下车。  “呃,到了吗?”闭目养神的舜大师感觉到车停了,顿时睁开惺忪的眼睛。  “呀,没到。大师,不好意思。我揣摩着这母女可能是需要帮助,都住一个小城,不是多远的人,看看我能帮上点啥小忙不?嘿嘿。”  “嗨,咋的啦。能帮上啥忙不?”郝良义走过去,热情相问。  “唉!不用。谢谢。”年轻女子躲藏的眼神里透着一丝警觉。  “哦,到底咋回事?看你还带着个孩子……”  “唉!不知这车子啥时没的气,是烂了胎、还是慢撒气?附近又没修车的。离家还有三里多路呢,真是倒了霉喝口凉水都塞牙,偏偏这时候手机没电开不了机,只想等个熟人……”  “嘿嘿,是这样啊。你搭把手,把你的电车放车后备箱,反正我也没啥急事,送你娘俩先回家……”  “呀,顺路不?这……会不会给您添麻烦?”  “哈哈,看你说的哪里话,添啥麻烦,咱县城又不大,去哪都顺路。”  “哦,顺路吗?”  “嗯,一定顺路。”  关好车门,郝良义调转车头,绕了一大圈……  “哦,大娘,今天的菜还没卖完啊,今天我来的晚了点,把您车子上剩的那些蔬菜都给我装好吧,今天俺家里请来了贵客,正愁菜不够用呢。嘿嘿。”终于到了小区家门口,郝良义放慢了车速,摇开车窗,见推三轮车买菜的大娘还在,停稳车子急慌慌走过去。  ……  “嗯,你信风水不?”上楼前,“风水仙”舜大师问。  “啊,信信。我岳父特别信!”郝良义转过身笑笑说。  “风水仙”舜大师竖起了大拇指,笑道:“嗯,有心。”  一前一后进了家门,恰好是吃饭的点,郝良义的媳妇静静早已准备好了一桌有地方特色的丰盛饭菜,沁人心扉的浓浓饭菜香弥散,诱惑人的食欲。  “呀呀,请来了。好好,大师您好。”没来得及介绍,岳父就乐呵呵地赶紧凑上来,握着“风水仙”舜大师的手不停用力来回使劲晃动着、久久不肯撒开……  “呃呃,大师,先吃饭,再观风水,行不?”郝良义诚心客气地征求舜大师意见。  “不用看!”舜大师默然片刻,意味深长、慢悠悠吐出三个字。  “这,为何?”郝良义一脸讶然。心想:难道是照顾不周,还是失了礼节、惹大师生气了?  “哎呀呀,大师何出此言?为何不观?我们这三套房子呢,亲家住一楼,这二楼对门住我和老伴,难道这‘背水一战’的房子……”惊诧中的郝良义岳父吞吞吐吐、欲说还休。  “啊,大师,您就略指点一、二吧。我岳父信了一辈子,要不他会……”郝良义面露难色,再次恳求。  “呵呵,非要我泄露天机!”舜大师要开金口。  岳父起身前倾,瞪大眼睛。  “大师,您说吧。”郝良义善意笑笑,凝神细听。  “嗯,我观风水无数,德不配位必遭其怏。可,你在的地方都是风水吉地。”舜大师起身离座,面带善意微笑,轻拍郝良义的肩膀。  “啊!吉地?这太好了!”郝良义的老岳父一屁股蹲在沙发上,兴奋过头,差点岔过气…… 共 3364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炎术后吃什么好
黑龙江治疗男科专科研究院哪好
云南治疗癫痫研究院哪好

上一篇:看法

下一篇:初冬独油囹中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