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州信息港
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我和牧马人呼其图的故事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4:10:09 编辑:笔名

1  我次见到呼其图,正赶上他在驯服一匹烈马。  那天,我和几个知青伙伴从草库伦(围起来的草场)打草回来,正遇到供销社在收购马匹。我扛着衫刀站在供销社院门口,看着几个牧民挥着套马杆驱赶着收购的马。草原上,一些牧民赶着马从四面八方向供销社走来,马匹或三五匹或二十多匹一群,一拨接着一拨被赶进了供销社院墙下的栅栏里。与这几个牧民忙得不可开交的情形相反,在栅栏旁边有一个老汉骑着一匹花马显得悠闲自得。他偶尔驰马将离开群的马赶回来,然后驻马而立,如同雕像戳在那里。我开始没注意这老汉,眼睛只盯着他的马。他骑的那匹马红白色相间,白色如雪、红色似火,毛色明亮;长得胸阔体健、四肢匀称;走起来昂首扬鬃,步伐俊美。这是一匹难得见到的骏马,着实令我羡慕。我喜欢马,尤其见到骏马,腿就不会走路了。我和伙伴们聊着这匹马,从马头说到马尾,只顾欣赏这匹花马,却忽略了马背上的人。  草原上的马,性子桀骜不羁。平日里,它们随意驰骋,无拘无束已成习惯,现在被赶到这里,马没见过这样高大的院落,也从来没见过这么多的人,于是惊慌起来了。胆小的马挤在一起向前跑,性子烈的马乱蹦乱跳,马群出现了骚动。一匹枣红马按耐不住,一声长嘶,冲出了马群。几个牧民跑上前,挥动着套马杆,想把它赶回马群里。枣红马性子刚烈暴躁,眼珠子瞪得圆圆的,脖子上的长鬃像飘动的红缨,它尥起四蹄,连蹦带跳,左冲右突,凶猛异常。众人费了好大的劲才将它围住,却很难靠近它的身边。  这时,骑花马的老汉飞奔而来,动作迅如闪电,翻身下马,三步并作两步“噌”地蹿到枣红马身边。他双手抓住马的长鬃,身子敏捷得像只猴子,“嗖”地跳到马背上了。动作连贯迅速,快得神出鬼没。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只听见众人一片喝彩。我以为降服烈马的是一位高大魁梧的壮汉,定睛细瞧,发现骑上那匹狂躁的枣红马背上的人竟是骑花马的老头。  这位强悍的驯马者大致五十岁出头。长得矮小,略驼背;长脸,黑黝黝的;小眼睛,目光犀利、炯炯有神。脸上的表情沉着自信,带有几分机智。老汉果然有一身驯马的好身手,接下来的一幕,让我大开眼界。  枣红马受了惊吓,怕进栅栏,左冲右撞地想逃离。老汉跳到它的背上,它更加恐惧,不停地尥蹄掀胯,要将老汉抛下去。老汉随着马的动作变化着身躯姿态。枣红马纵身一跳,前蹄支地,后蹄悬空。老汉身躯后仰,张开一只手臂保持身体平衡,人就像粘在马背上了。枣红马突然间腾空跃起,前蹄悬空如人站立。老汉双手紧抓长鬃,两腿紧夹马肚,身子倾伏在马背上,人和马都悬在空中了。  枣红马被激怒了,嘶声如咆哮,震耳欲聋。它快速旋转着身躯,然后突然蹦跳,接着卧地打滚,连连使出各种迅猛诡异的动作。老汉猜透了枣红马的招数,当枣红马倒地的一刹那,老汉就势跳到一旁;枣红马在地上翻身而起之际,老汉翩然一跃,又重新跃上了枣红马的背上。马和人比试着技巧和力量,也是在斗智。马的动作快,老汉的动作更快。人和马缠在一块,时分时合,令人眼花缭乱。一番较量之后,枣红马招数用尽,掉头狂奔而去。  过了一袋烟的功夫,老汉骑着枣红马回来了。  牧民们围在栅栏旁,议论着老汉的驯马技艺,惊叹和呼喊声沸沸扬扬的。老汉知道自己被众人瞩目,他的小眼睛流露着神采飞扬的光茫,满脸笑意,大声吆喝着马,声音洪亮,一副自豪的样子。  老汉翻身下马,枣红马乖乖地跑进栅栏里的马群中。  “呼其图,英勇不减当年呀!”旁边的牧民向老汉夸赞道。  “哈哈,这匹儿马要是好好调教,将来肯定会成为一匹好坐骑!”老汉的脸上故作若无其事的神态,他没有正面回答,从夸赞枣红马的神色里能看出他的骄傲与自信。  “喂——呼其图!几天不驯服一匹烈马,你就不舒服!”一个身材高大健壮的老汉骑着一匹毛色漆黑闪亮的马跑了过来。  “高吉格日老弟,我们牧马组的人哪一个不是草原上的牧马人?”老汉回答道,脸上露出得意的笑。  “这话不假!不过,我们得回牧场了,时间太久,波日特会着急了!”那个高大的老汉勒住马,站在老汉的身边。  老汉翻身上马,俩人嘻嘻哈哈地说笑着,两匹马在一阵快步奔走之后终于奔驰起来了。  听着老汉和牧民的对话,我知道了他叫“呼其图”,也知道了他的身份:是个马倌;还是一个见过世面的贩马人。  呼其图的这场痛快酣畅的驯马,让我认识了他。对能征服烈马的驯马人,在我的心目中就是英雄,呼其图成了我心目中的偶像。  来到草原后,我是伙伴中个骑马的人,也是个被摔下马的人。同伴们戏称我是“马痴”,并封我“骑手”的称号。我听着并不以为是戏言,我觉得事实上的确如此。在同伴中这称号还算是当之无愧,也是我的荣耀,但和牧民相比,我的骑术还差得远嘞!我知道要想有一身真正的好骑术,须得有骑术高超的人来指导。呼其图是我敬仰的人,我想早晚有一天,得好好向他请教。    2  过了一周,一个夏季中旬的上午,我和知青小队的伙伴们在草库伦打草。生产队的巴雅尔队长骑着他的铁青马跑来了,他告诉我,队里决定将我分配到呼其图的牧马组。我高兴得扔下衫刀拔腿就跑。  呼其图牧马组的马群在西北面的草原上,那是一片山丘起伏的草地,北面是连绵不断的崇山峻岭,南面是丘陵和草原相间的地带。呼其图的牧马组就在这一带游牧。我跑在草原上,心里特别地兴奋,一想到能和呼其图这位赫赫有名的驯马人在一起牧马,脑子里就浮想联翩。我在心里有个梦想,既然到了草原,那就做一个真正能驯服烈马的牧民。  我的想法有些浪漫,没想到的是,从这时候开始,我与呼其图这些牧民还有草原和马紧紧联系在一起了。  我满头大汗,气喘吁吁地走了将近两个小时,来到山脚下的牧场。在那座固定式的毡包前面,呼其图正坐在草地上,他吸着烟袋锅,疑虑地注视着我。那匹花马在旁边的草地上悠闲地俯首啃食着地上的青草。  我兴冲冲地向呼其图打招呼:“呼其图大叔!巴雅尔队长要我到‘您’的牧马组……”我特意用“您”来称呼他,态度恭敬有加。但是,我马上从呼其图的眼神里察觉有些不对劲,要说的话一下卡在嗓子眼里了。  呼其图皱起眉头说道:“巴雅尔和我说,他会给我找一个能干的小伙子,怎么竟是一个瘦弱的知青!”他瞥了我一眼,不紧不慢地说,“草原风大,你能抗得住吗?”  我听出他对我的到来不满意,也被他瞧不起人的态度所刺激,一点没客气地回应道:“要说拼力气,我和壮实的牧民比,恐怕是不行;要说拼勇气,拼干活,我不见得比他们差!我抡起衫刀一口气能打出五十米远的草来,不信,可以比试的!”我说完就在他身边坐下,有种较劲的情绪在心里升起来了。  呼其图转过头,盯着我细细端详;同样,我也是眼睛直直地盯着他。我心里想,决不能和这个老头刚见面,就叫他小瞧了!  “嗯,听说话口气挺有骨气,”他嘴上吧嗒着烟袋锅,不冷不热地问,“今年多大了?是从城里学校来的?”  “十八!是中学毕业生。”我回答着。  “十八岁,嗯,是个毛头小伙子!”他露出了些笑容,“小伙子,赶着马群在草原上跑,可是一个辛苦的活儿,你这个城里学生受得了吗?”  “能,能行的!”我看出呼其图的脸色缓和了许多,忙不迭地回着他的话,唯恐引起他的不快。我得和他搞好关系。  “嗯。”呼其图似乎对我这番话感到满意,他笑着看了我一眼,不再做声。  我坐在呼其图的身边,心里在琢磨,该说些什么好。我想问他,在他的牧马组里我该做些什么?另外还有哪几个人?我正要开口,忽然听见一种异样的声音传来,引起我的好奇。那声音从远处传来,沉闷低缓,隆隆作响。我疑虑道:  “打雷了?”  “不,是马群回来了!”呼其图答道。  “马群?可我并未见到有马群呀!”我好奇地说道。  “在西面的山坡,很快你就看到了!”呼其图头也没抬地说着。  我站起来,向西边的山坡望去,仍是什么也没看见。但是轰隆隆的声音更加响亮,如同沉闷的雷贴着地面滚来。大地都在震动。不一会儿,山坡上出现了一匹马,接着又是几匹,很快是密麻麻、黑压压的一片,马的身影布满了整个山坡顶上。马群在山坡上稍停片刻,突然如开闸的洪水奔腾直下。山坡上顿时尘烟弥漫,如雷的蹄声又响起了。  马群冲下山坡,奔向栅栏。呼其图骑着他的花马像离弦的箭,急速跑向马群。我跟着跑了过去。  我次看到呼其图的马群归来时的壮观阵势。令我吃惊的是,马群在奔腾中的气势,让我感到了震撼。不亲临其境是体会不到的。  群马昂着头,飘着长鬃,一匹挨着一匹,一匹接着一匹,在头马的带领下,成楔形阵势,从我面前疾驶而过。马蹄敲得大地轰隆作响,令我心头发颤。它们嘶鸣着,喷着响鼻,径直奔向栅栏里了。  呼其图和那两个赶马群的牧民说过几句话,三人策马奔到我的面前,翻身下马。  呼其图向我招手:“来,来,来,小伙子!你认识一下我们这个牧马组的人。”他转过脸,向那两个牧民说道,“这个小伙子是巴雅尔队长分到我们组的知青,以后就和我们一起放牧,在一个毡包里喝奶茶了。”我认出其中那个身材高大的老汉,就是呼其图驯服枣红马那天和他说话的那个人。  呼其图走到我身边,指着高个子老汉说道:“这位是高吉格日,他可是草原上的驯马手!”  老汉见呼其图说到他,搂着套马杆向我点了下头。我连忙向高吉格日问好,打招呼。高吉格日笑着回应:“嗯,嗯,好,好!”他腼腆地说,“以后在一起就熟悉了。”他面目祥和慈善,不善言谈,只是看着我笑。  “波日特!”呼其图指着旁边的一个个头和我差不多的小伙子说,“他是一个机灵鬼,对什么事情都好追根问底的。”  波日特长着圆圆的脸,厚厚的嘴唇,小眼睛闪着狡黠的光,天生一副笑嘻嘻的模样,看着很有精神,充满了活力。还不等呼其图说完话,他已走到我的身边,盯着我的脸仔细地瞧着,哈哈笑道:“城里来的知青学生,能干活么?”他的眼睛流露着使坏的神色。  我见这个年龄比我大不了多少的波日特,语言颇有轻视之意,瞪他一眼,说:“还没在一起干活,你怎么能知道我能不能干活呢?”  波日特嘿嘿一笑,拍了拍我的肩膀,“嗯,听着说话倒是蛮有火气的!”他还要说话,被高吉格日止住了:“嘿,波日特,别斗嘴了,我们得去寻找失群的马了!”  “过一会儿,再和你说!”波日特一副自来熟的样子,大咧咧的对我说了一句,翻身上马,和高吉格日策马疾驶而去。  高吉格日和波日特骑着马一溜烟地跑向山坡,很快没了身影,看得我心里煞是羡慕。想到马群势不可挡的奔腾气势,心里仍然感到一种震撼,觉得在这苍茫的草原上和这些奔腾不羁的骏马在一起,至少心里是宽敞豪迈的,和自己喜欢的马在一起,度过一生也是值了。此刻的想法实在是幼稚浪漫,在一年以后的这个时候,再让我回头看看自己刚来到呼其图牧马组时的样子,我感到自己实在是天真可笑了。  呼其图带我回到了毡包里,在那张宽大的矮脚木桌旁坐下了。  “在城市里能见到马吗?”他往烟袋锅里添着烟末,看着我,笑呵呵地问道。  “也能见到马拉的大车,农民会赶着马车进城,在不是繁华的街道是可以走马车的。”我殷勤地向他解释着。  “听说城市里的房子是三层摞起来的?那也太憋屈了!还是草原上的好,毡包走到哪里就能在那里搭起来。”呼其图很满意自己的见解,脸上布满了笑容。  “城市里的人太多,不住在楼房里,可就住不了那么多的人了!”我向他解释着,“我住的城市有几百万人口,要是人人住毡包是不可想象的。”我知道,呼其图曾经赶马群走过赤峰和通辽,在草原上也算是有见识的人了,我向他讲述着住在城市里和楼房的好处,“城里的生活很方便的,有工厂、商店、学校,出门可以乘坐公共汽车。再说了,住在楼房里,有自来水和电灯,烧火用的是煤气,这是毡包没法的。”我尽量向他描述大城市里的情景,我想他会羡慕城市生活的。  “不不不!”呼其图摇着头,他不赞成我的话,慢悠悠地说道,“住在用水泥砖头砌起的像小盒子一样的楼房里,会憋坏人的。还不如住进山洞,更不能和住毡包相比。什么房子也不如毡包,一推开门,看到的是一望无际的草原,太阳在草原的尽头缓缓地升起,闻着青草的清香,听着马群的嘶鸣、牛羊的叫声,这才是舒心惬意的生活。”  他说罢,拿出火镰,敲击着火石,发出“嚓,嚓,嚓”的响声,不待我将火柴拿给他,他手中火石上的艾絮已经燃烧起来。他将燃烧的的艾絮放到了烟袋锅上,慢慢举起手,阻止了我递给他的火柴,说道:“我用惯了这个,我信服它就像信服我的套马杆一样,自己随身的物品一定是可靠的,等以后你赶着马群在草原上奔走,你就体会到了。”他说着话,吧嗒着嘴,吐出一口烟雾,转过头向我问道:“你的名字叫柳……” 共 33039 字 7 页 首页1234...7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好的研究院治疗男科
昆明的癫痫病医院
治疗癫痫好的方法都有哪些呢

上一篇:死亡31

下一篇:寂寞的高跟鞋

友情链接
男人不应期 蜂蜜减肥小组话题 白癜风能治愈吗 北京首大耳鼻喉医院乘车路线 临夏小儿心内科医院哪家好 徐州有哪些传染科医院 漳州牛皮癣医院 黔南口腔特诊科医院哪家好 中卫放射科医院哪家好 糖尿病怎样饮食 宁波有哪些中医感染内科医院 厦门有哪些中医内科医院 温州有哪些运动医学科医院 黄石有哪些中医消化科医院 女性尖锐湿疣医院 长治有哪些针灸科医院 宁德癫痫病医院 襄阳有哪些小儿消化科医院 阿勒泰皮肤性病医院哪家好 襄阳有哪些介入医学科医院 襄阳有哪些高压氧科医院 强酸、强碱中毒医院 襄阳有哪些牙体牙髓科医院 随州有哪些心外科医院 咸阳有哪些小儿心内科医院 恩施有哪些小儿耳鼻喉医院 琼海小儿外科医院哪家好 先天性无虹膜医院 潜江有哪些医疗美容医院 文昌皮肤性病医院哪家好 神农架有哪些器官移植医院 新生儿脑水肿医院 骨嗜酸性肉芽肿医院 榆林有哪些普通内科医院 濮阳有哪些牙体牙髓科医院 淋巴细胞性垂体炎医院 赣州有哪些种植科医院 济南有哪些医院 濮阳有哪些IMCC医院 丽水有哪些医院 孝感有哪些医院 许昌有哪些中医内分泌医院 母瘊子医院 漯河有哪些双相障碍科医院 定州有哪些医院 三沙复杂先心病医院哪家好 宜春有哪些心脏科医院 三门峡有哪些生殖中心医院 三门峡有哪些妇泌尿科医院 廊坊有哪些医院 西宁耳鼻咽喉头颈科医院哪家好 三门峡有哪些小儿神经内科医院 退变性关节病医院 通化有哪些新生儿科医院 德阳有哪些肾病内科医院 铁门关骨科医院哪家好 湖北有哪些微创外科医院 神经衰弱怎么办 小儿休克医院 牙齿矫正有几种牙套 四川有哪些其他医院 阿克苏整形科医院哪家好 小儿发育性角回综合征医院 遂宁有哪些中医乳腺外科医院 遂宁有哪些白内障医院 太原有哪些体检科医院 河北有哪些肿瘤内科医院 内江有哪些职业病科医院 引起癫痫病的原因 小儿特发性肺纤维化医院 大同有哪些急诊科医院 怎样治疗血管瘤 成都有哪些医院 秦皇岛二甲医院哪家好 资阳有哪些肝胆外科医院 陕西有哪些中医儿科医院 五家渠过敏反应科医院哪家好 吕梁有哪些青光眼医院 宝鸡有哪些白内障医院 云南有哪些精神心理科医院 石家庄有哪些医学影像学医院 咸阳有哪些地方病科医院 台州牛皮癣医院 淮北一甲医院哪家好 荆门有哪些麻醉医学科医院 东方口腔科医院哪家好 残胃癌医院 浙江有哪些小儿眼科医院 第三脑室肿瘤医院 临高小儿内分泌科医院哪家好 白沙心血管外科医院哪家好 沧州有哪些中医感染内科医院 海南屈光医院哪家好 湖北有哪些重症监护室医院 九江有哪些理疗科医院 伏格特-小柳-原田综合征医院 廊坊有哪些神经外科医院 神农架有哪些中医骨科医院 公主岭有哪些外伤科医院 昌江血液科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