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州信息港
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江南琉璃盏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3:48:16 编辑:笔名

同月县城,听雨楼上,身着锦绣绿袍的中年男子背着手,在原地焦急的徘徊着,突然小窗一摇晃,一道人影出现在中年男子身后。  中年男子用沙哑的声音说道:“秋梦,那件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大人,吴县令这人似乎并没有我们想的那么简单,属下猜测吴县令背后应该有人撑腰。”  “哦!怪不得,连我的面子也不给,如果当初不是我竭力在朱大人面前替他美言,他现在恐怕还是一介穷书生。现在翅膀硬了,竟然敢拂我的面。”中年男子说完气愤的在桌上拍了一掌。  秋梦恭敬的说道:“大人,既然吴县令不肯交人,那么只好让我们无尘门出手了。”  “也只能如此了,不过你们无尘门得把事情做得干净漂亮,我可是讨厌替人收拾烂摊子。”  “那属下这就去...”  中年男子微一踌躇,急声道“慢,这次一定要琉璃盏和铁斧都完好地给我带来,至于无尘门主所说的一万两黄金我已经准备好了。”  秋梦听到一万两黄金,顿时一惊,像秋梦这样的护法一年的收入也就一千多两。秋梦心里暗喜:“只要成功从吴县令哪儿抢到琉璃盏,下半生可就不愁吃穿了。”秋梦身形一晃,已经飘出窗外。  中年男子摸了摸下巴上的长须,笑道:“无尘门?连无尘门都是我计划中的一颗棋子,何况是你秋梦呢?”  秋梦去后,又是一道人影飘入,深沉的声音说道:“楼主,你让我跟踪秋梦,果然高明。昨日,属下发现秋梦的确去了县衙,可是她和吴县令说的事并非是救铁斧和夺琉璃盏。”  “他们是不是打算在押送的路上除去铁斧啊!”  “楼主英明,的确如此。”  “铁戈,铁斧是你兄长,此事你怎么看?”  “楼主,我和铁斧都是你一手带大,如果当年没有你的收养,我们可能早就饿死街头了。”我和铁斧的命都是你的,就算让我们去死,我们也在所不惜。”  中年男子满意的笑了笑,说道:“嗯!不枉我这二十年对你们兄弟俩的栽培,你们有这份心就行了。这二十年里,我早就把你们当成我的孩子了,我怎么舍得你们去死呢?去吧!继续监视秋梦,一有动静,马上和我联系。”  “是,属下这就去。”呼的一声,房间里又只剩下中年男子一个人了。  青峰路上,一队官兵押送着一辆囚车,四周一片寂静,除了杂乱的脚步声,便是吱呀吱呀的车轮声。  带头官兵手一挥,几十人马尽皆停下。“怎么啦?金峰大哥?”旁边一小兵问道。  “翻过前面这座山,就是马家镇了,可凭我的直觉,如果我们继续走下去,可能永远都到不了马家镇了。”  “哦!也对,这种地势险要的地方适合伏击了,要是有一队人马藏在山上,去路和退路用石头给我断了,那我们还真是成了案板上任人宰割的鱼肉了。”一机灵的小兵说道。  金峰沉声道:“不管怎样?这囚犯都必须送到同月城,一旦有闪失,恐怕朱大人不会放过我。”说完,金峰看向囚车里的铁斧,铁斧满脸胡须,凶神恶煞,眼神瞪得滚圆,似乎要吃了金峰。  金峰也知道铁斧虽然这些年在江湖上犯了不少大案,可死者都是些为富不仁的恶霸奸商。金峰无奈的转回头,暗道:“如果不是我妻儿已被朱大人派人抓走,这样的江湖好汉就算拼了性命也要救下。”  “前面是什么山?”金峰看向身旁的副手。  “金大哥,是断命山?”  “真不吉利,竟然是断命山。一个瘦小的官兵说道。”  断命山上,秋梦焦急的等待着:“按理说他们就是今天下午到的啊!难道中途出了事,还是有其他势力的人先下手了。不好,他们要改变路线了。玉莲,带上风尘十三剑,动手。”  嗖嗖嗖...十四道人影飞出树林。“一定要成功啊!琉璃盏要是落在含笑手里,这些年的付出都将付之东流。”  金峰经过再三权衡,下令道:“绕过断命山,宁愿走沉香谷,也不愿冒险。”断命山和沉香谷都能到马家镇,断命山是直达,可常有匪盗出没;沉香谷虽然路程远,可道路平阔,不适宜埋伏,小心谨慎的人都选择远上十多里的沉香谷。  金峰刚一下令,十四道人影已经出现。“刘成,赶快带着犯人走,这些人交给我。”  “嗯!”长鞭一抽,几十人的官兵只剩下金峰八个人。刘成知道金峰的武功,所以他没有丝毫担心。  “想逃?没那么容易。”玉莲身形一闪,像道闪电风尘十三剑。  “好快!”金峰手提大刀赶到,当的一声,一道射向铁斧的毒镖被挡下。  “哦!原来是白手侠金峰,怪不得能轻易挡下我的噬心镖。今日我就要好好的讨教几招。”玉莲双袖齐出,打向金峰。金峰何许人?十多年的江湖闯荡不知经历过多少生死?岂会不知“长袖幻舞”。  “原来你是无尘门的人,这种在长袖上涂毒的下三滥也敢在我面前逞强。”金峰怒道。  金光一闪,金峰的大刀凌空一劈,无形的劲气划过长袖。玉莲的长袖出现丝丝裂痕。  “什么?竟然在我的奋力一击下竟然没有断去长袖,看来长袖是特殊材料所制。”金峰镇定的看着远处的玉莲。  玉莲突然开口道:“风尘十三剑,平时你们不是口口声声说要报门主的恩吗?现在你们报恩的时候到了。”风尘十三剑,其实是十三个风尘女子,因资质不错,才被无尘门门主赎身带走。逃离风尘,她们自然一个个感激涕零,发誓要报恩。  风尘十三剑齐声吼道:“杀!”嗖嗖嗖...十三道人影提着剑,杀气遍布十三张动人的脸庞。  站在金峰后面的七名官兵镇静的看着冲来的风尘十三剑。实际上金峰后面的七名官兵不是真的官兵,而是金峰接到任务后担心双手难敌四拳,因此花重金请来鬼面七客助阵。  金峰猛喝一声:“杀。”鬼面七客都是用手在脸上一抹,露出七张狰狞的面孔,为首者道:“结阵。”七道黑影错乱的交叉着,看似错乱,实际上是一种高深的轻功步法。  风尘十三剑只见七道人影慢慢的变成了一个圆圈,不停地向她们移来。  站在远处的秋梦叫道:“不好,官府竟然能请动鬼面七客,看来要通过金峰这关就无比艰难,幸好我还留着后手,让魔眼祖春去劫囚车。”  鬼面七客的身影完全相连,好似一个带齿刀的黑色巨轮,黑色巨轮快速的旋转,地面风尘满天,风尘十三剑像一根柔软的藤蔓,不停的变换着步法。玉莲脸色铁青:“难道这就是‘无形幻影’?”  柔软的藤蔓灵巧如蛇,不停的围绕着黑色巨轮,柔软藤蔓越变越紧,黑色巨轮渐渐变小。鬼面七客为首者一惊:“无尘门的漫花阵果然名不虚传,幸好我鬼斧门的七步天轮阵正好能克制以轻柔为主的漫花阵。”  鬼面七客的黑色巨轮渐渐变小,玉莲的脸上满是笑意,似乎是稳操胜券。金峰皱了皱眉,心想:“难道名震江湖的鬼面七客就这点本事。”  鬼面七客为首者吼道:“墨羽七步。”只见鬼面七客所形成的巨轮发出一圈白色的剑光,剑光四处溢射,只见先前灵巧轻柔的藤蔓断为十三截。十三道带着伤口的人影直接被震得抛飞。  啊!啊!...一声声痛苦的呻吟声四处响起。玉莲目露凶光,一脸杀气的看着金峰:“你也别得意,待会儿有你好看。”  “哦!那我还真的想看看你...到底有多好看。”金峰坏坏的笑道。  “混蛋,辱我者,死。”玉莲转过头,不再看风尘十三剑和鬼面七客的交战情况。  “那就要看你有多大本事。”金峰满脸怒气的吼道。  金峰右手转手一抽,一道道金光四射。随即向鬼面七客说道:“还在等什么?杀了那十三个贱货,至于钱,我一两也不会少你们的。”  鬼面七客的老三,孙尘封对着为首老者悄声说道:“大哥,这钱不拿白不拿,况且我们不杀了这十三个贱货,待会儿我们救铁斧大哥的计划可能会落空。”  为首老者莫尘略一沉思,轻声说道:“铁大侠对我们鬼斧门有恩,就算拼出我这条老命,我也要救出大侠。”  其余六人微微点头,紧握拳头。只见鬼面七客纷纷抽出连月刀,七把连月刀,七道寒光。  风尘十三剑刚才尽皆受重伤,现在十三人聚在一起,勉力的站着。  一道寒光轻轻地滑过了,一个妖艳的美人倒下。  啊!啊!啊!...数声之后,风尘十三剑只剩下五把剑,只剩下五个楚楚可怜的风尘女子。鬼面七客老六孙雨辰坏坏的笑道:“三哥,你说那个女子怎么样?”随即指向一位手握剑的受伤女子。  “哦!还算不错,只是脸上已有伤口,算不上绝美了。既然是六弟看上的,三哥就帮你娶个媳妇。”孙尘封话一刚说完,一个起落就到了剩下的风尘五剑身前,五把剑同时刺向孙尘封,可孙尘封每次都是轻轻地一腾挪便躲了过去。五人一刺快过一刺,孙尘封左闪右突,围绕着五人,不停的凭一对肉掌挡下刺来的剑。  “哼!敢小看我们无尘门的风尘剑法。雨荷,青莲,你二人伤重,替我们掠阵就行了。绿蕉,盘树,你二人负责我左右,别让敌人偷袭我的侧面。”  “是。”雨荷,青莲,绿蕉和盘树四人同时应道。  “大哥,三弟这是不是做的有点过头了。”鬼面七客的老二余同说道。  “二弟,不用担心,三弟的武动绝不在你我之下。”  正与金峰交战的玉莲侧头一看,暗叫不妙:“自己在金峰的进攻下都是凭借敏捷的步法才勉强和金峰一战如果剩下的夜心五人也死了,那么自己势必会被围攻。况且秋梦护法也不一定会出手助我,毕竟我是玉禅子护法的人。”想到这里,玉莲有些心慌了。  山脚下,孙尘封一人力战风尘五剑。孙尘封为了让一直看不起他的二哥余同见识自己的真正实力,所以没有抽刀,而仅仅是用一对肉掌,使出以威猛著称的绝尘掌。  五人尽管配合的天衣无缝,但依然处于下风。突然,孙尘封怪笑一声,凌厉的绝尘掌震破剑网,右手化掌为爪,噗的一声,盘树的胸口出现一个血窟窿。  “七妹,七妹...”夜心等人尖声叫道。  “没有一个能活,除了她,我的六弟媳妇——夜心姑娘。”孙尘封笑道。  孙尘封话一说完,左右开步,左拳右拳猛力一挥,双拳银光阵阵。  “六弟这是...”余同睁大了眼不敢相信。  “是震山拳。”莫尘说道。  “什么?震山拳不是落叶城主的绝学,怎么六弟会呢?”  孙雨辰心里冷笑道:“这只是三哥真正实力的皮毛而已。”  砰!砰!砰!数声响起,雨荷,绿蕉,青莲被震飞,口吐鲜血而死。  夜心颤声道:“孙尘封,你逼人太甚...”  “如果不是看在你是我弟媳的份上,我怎么会让你活到现在。”  夜心捂着胸口,一颗震天雷扔出,轰的一声,地面尘土满天。孙尘封猛然急退,可还是受了点轻伤。  “臭婆娘,想逃。”孙雨辰眼见到嘴的肉快飞了,心里岂能不急。一个箭步,潇洒的身姿破空而去。  “找死!”夜心看了眼追上来的孙雨辰。就在夜心手心悄然聚气成爪时,一声动听的男人声音响起:“名震江湖的鬼面七客竟然只知道欺负女流之辈。”  孙尘封看向那人,急声道:“是冷面虎铁戈,六弟你不是他对手,快回来。”  向来自负的孙雨辰岂会听孙尘封的劝说,女人对于他来说就是他的生命。况且能名列鬼面七客的老六,手下功夫自然也不会太差。孙雨辰心道:“虽然不是铁戈的对手,可要全身而退倒还是有把握的。”  孙尘封身形已晃,已然逼近。夜心心里也是无比焦急,她不知道现在该不该展露自己的真实功夫。她深知一旦她出手杀了孙雨辰,无尘门以后自然会提放她,如果这样,那她这些年的计划都将功亏于溃。所以,不到万不得已,她是不愿使用焚心大法的。  铁戈这次来是想要救铁斧的,自然是要站在无尘门这边。可如果他知道鬼面七客是同路人,他恐怕也不会出手。  铁戈握剑一削,一道剑光射向孙雨辰,孙雨辰头一偏,一撮头发被削断。铁戈暗暗叫苦:“好厉害的剑气。”  孙雨辰转身欲逃,铁戈长剑猛力投出,喝道:“百步飞剑。”噗!孙雨辰整个人被长剑贯胸。孙雨辰心有不甘的叫道:“三哥,为我报仇。”砰!孙雨辰的尸体坠落。  “六弟,六弟...”孙尘封七人痛苦的叫道。在这六人中,孙尘封与孙雨辰亲,因为他们是亲兄弟。  “啊!我要杀了他。”孙尘封咬着牙齿。  莫尘手一挥,余同五人合力将孙尘封拦下。  与之同时,玉莲和金峰正打难分难解。站在远处的秋梦心一沉,她知道线在各方势力都在向沉香谷靠拢,如果继续这样,恐怕这次任务会失败。金峰与玉莲交战虽然处于上风,可要在短时间内杀了玉莲,难度极大。  金峰猛然大叫道:“不好,他们这是在故意缠住我,而真正的危险之地是沉香谷。大家快退,无尘门的重心是在沉香谷。”  莫尘道:“救铁大侠要紧。”孙尘封抱着孙雨辰的尸体,急速向沉香谷奔去。  “恕不奉陪,大爷我还有要事。”金峰收气而定,金黄色的刀光瞬间消失,刀已入鞘。  玉莲也不追,心里暗恨秋梦袖手旁观。  夜心娇滴滴的对铁戈说道:“多谢公子出手相助,公子的救命之恩,小女子没齿难忘。” 共 9972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检查前列腺脓肿的方式有那些
黑龙江专治男科研究院哪好
云南的癫痫专科医院

上一篇:寄相思18

下一篇:死亡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