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州信息港
汽车
当前位置:首页 > 汽车

直木奖得主林真谛子:男性不喜欢女性坦白自己的愿望“毕业”

发布时间:2020-03-27 14:45:49 编辑:笔名
日本最具代表性的文学奖是“芥川奖”和“直木奖”,今年下半年的“直木奖”(第一五三届)由台湾作家王震绪(笔名东山彰良)取得。


台湾作家王震绪(笔名东山彰良)取得今年直木奖,图为获奖作品。


日本最具代表性的文学奖是“芥川奖”和“直木奖”,今年下半年的“直木奖”(第一五三届)由台湾作家王震绪(笔名东山彰良)获得。这是继杨逸取得芥川奖(二〇〇8上半年)以后,华人社会中一件不大不小的新闻。


创建于一九三五年,为发掘并培植文学创作者而设立的这两个文学奖项,除二次大战前后中断4年之外,每年举办两次(即上半年、下半年各一次),已培养无数文学作家。由于这两项文学奖的设计有良好配套措施,加以社会上(尤其是广大读者)的支持,自然就产生了非常巨大的影响力,这不得不使人感佩文学奖设置者菊池宽的高瞻远瞩。


“芥川奖”和“直木奖”的提拔对象并没有限制作者的国籍,只是评审文章限定为日文。此前,一名旅居日本的伊朗女性席琳曾入围2〇〇9、2〇1〇年的芥川奖候补作品,但终究未能得奖。


顾名思义,“芥川奖”与“直木奖”是菊池宽为好友直木三十五、芥川龙之介而设立的文学奖。此种“一鱼两吃”的文学奖项乃出自文学作家兼具企业经营才华的菊池宽(《文艺年龄》创建者)的卓着构想,至今已发挥了预期的社会功能。


芥川龙之介、直木三十五两人都是菊池宽在文坛上的好友,却都短命。芥川活了三十五岁、直木活了4十三岁。直木三十五本名直木宗一,一八九一年出生于大阪市内。于三11岁时取笔名直木三十一,次年改名直木三十二等,于三十五岁固定了直木三十五的笔名。


直木三十五一生都是1名落魄文人,不会营生。他出身在一个贫困家庭,父亲经营一家二手货小店,收入微薄。直木初中毕业后曾短时间担负奈良的小学代课教师。他虽然成长在卑劣环境中,却胸怀大志。2十岁离开大阪前往东京投考早稻田大学,从此展开他扑朔迷离的一生。


由于家中无法供给太多金钱,在东京的时候他和友人藤堂共租一个小房子,每天节衣缩食,过着苦日子。不久,故乡大阪来了1名比他大几岁的女子佛子寿满投奔他,因而吃饭又多了1张嘴。(两人同居至2十八岁时正式结婚,但4十二岁时离婚。)


学校方面,个性上不能专致一事的直木三十五,几近是一曝十寒,只挑选特别有兴趣的课,大部分时间都做些杂七杂八的事,因此也没能拿到毕业证书。


为了讨生活,他做过日本药剂师会的文书人员,也曾在新兴美术社当编辑,并且办了一份《新兴美术》月刊,后来又创办《主潮》。在此前后,与同好创立“年龄社”、“冬夏社”,但都没有成功。


直木三十五的文学创作在他3十二岁时(一九二三年),进入比较稳定的状态,主要是好友菊池宽创立了《文艺春秋》月刊,他取得了稳定的发表园地。


翌年,《苦乐》创刊,他开始写以“复仇”为主题的小说(后集结成《复仇10种》),陆续又有《新作复仇全集》(第一卷?第二卷)和其他文学、戏剧作品。但直木三十五成为文坛新星已是三十九岁,他在《大阪每日新闻》连载的《南国太平记》大受欢迎,奠定了他文坛上的地位。


以后,他写过历史小说《楠木正成》、《足利尊氏》、《复仇净琉璃坂》、《黄门回国记》,也有《科学小说第一课》、《近藤勇与科学》等类似推理小说的作品。


19三四年二月,直木三十五因罹患脊椎病变入院治疗,半个月后因引发结核性脑膜炎并发症而去世,在世四十三年。


芥川龙之介、直木三十五两人都英年早逝,为怀念好友,并增进文坛的发展,菊池宽于一九三五年设置了“芥川奖”、“直木奖”。前者以纯文学为对象,后者以通俗文学(大众小说)为对象,但长时间发展下来渐渐难以明确区分。目前,奖品是特制怀表1只(表示珍惜时光),奖金日币一百万日圆。


菊池宽虽已逝世多年,但他设立的文学奖效应大抵是成功的,未曾衰落。亦即,得奖作在他创办的《文艺年龄》及《全读物》发表(该期可再版3四次),随即发行单行本(不限于同一出版社),并选择性地代为交涉拍成电影(由同一企业系统的“大映”负责),这一来作者不但求名求利,更可以靠取得的奖金从此专心写作。


在社会资源的配合下,浩大的记者会(在帝国大饭店等场所来了各种媒体记者上百人),其大阵仗有如日本新内阁成立之架式。更重要的是,得奖者被日本文坛认同,连往年已发霉的稿件(或打字稿)都可以大大方方地出清。


直木奖也曾出现过几乎与电影明星一样走红的作家:五木宽之(一九六六年下半年)、野坂昭如(1九六七年下半年)、山田咏美(1九八七年上半年)。这几位俊男美女在媒体大出风头,不过他们也都是量产的名作家。


倘若从作品的“质”和“量”来评价的话,犹如芥川奖之有松本清张,直木奖应当首推司马辽太郎。


出生于大阪的司马辽太郎(本名福田定1),大学毕业后曾在报社工作,三十七岁那一年(一九六〇年)取得直木奖,翌年即辞职专事写作。


司马辽太郎得奖前虽也曾写了一些作品,但有了“直木奖”的光环,便开始有了爆发性的作品生产,截至去世(7十三岁,19九五年)为止,其作品以人物传记、游记、文化评论为主轴,以实际出版品计算,小说有六十三种、散文2十三册、游记4十三册(含《中国·江南》、《台湾记行》等),其余尚约有五十册。历史人物从古代的空海,写到近代的坂本龙马、西乡隆盛……


就作品的数量而言,在同一世代中大约只有芥川奖得主松本清张一人可以相比较。就作品内涵而言,犹如作家森村诚一所指出的,松本清张的读者以社会中、下层人士为主,司马辽太郎的读者则以上、中层为大宗。


司马辽太郎死之后,其家属更斥资在大阪兴修了规模宏大的纪念馆,继续扩散司马文学的影响力。


直木奖得主的山崎丰子(1九五八年上半年),当初作品并没有太多正面评价,但后来她揭发许多社会问题,使她成为1名重要作家。她在《暖帘》中描写的大坂商人的“商魂”,更是经典之作。另外一名女性作家宫部美幸(1九九八年下半年),得奖后所写的历史小说成绩也十分惊人,几近每一部都成为畅销书。


华人得奖者邱永汉(19五五年下半年)、陈舜臣(一九六八年下半年),虽然以日文写作,但两人具有的中国历史、文化知识,也颇能给写作生涯大大加分。


直木奖、芥川奖对日本文学发展的贡献是无庸置疑的。从其他不同角度来了解直木奖,或许有其他意义。首先是女性的社会地位问题。在直木奖一百六十八位得奖当中,女性只有三十三人。而且集中在七十年代以后,可见女性作家之抬头稍晚。(根据《芥川赏·直木赏一五〇届全纪录》)


如若将三大名校单独列出,其人数为:东京大学1 人,庆应大学14人,早稻田大学 5人。3所大学共占六十二人。其中又以2〇〇六年直木奖、上半年的芥川奖得主三人都是早稻田大学毕业生,简直成为早稻田的文学奖。1九八七年上半年得奖者的白石一郎,2〇〇9年下半年得奖者白石一文,两人是父子,也都是早稻田大学校友,可谓一段文坛佳话。


综观直木奖的发展过程,犹如芥川奖一般,两个奖项在文坛所起的带头和催生作用绝不可小觑。况且,自19三五年创建以来,一直延续举行;尤其是评审进程给予社会上公平、客观的印象;在上百种文学奖的日本文坛中,它早已成为常人进阶职业作家的文化阶梯。(文/林景渊 台湾作家,学者,著有《读书物语》等。)


(编辑: )

小便黄需要治疗吗
宝宝鼻塞咳嗽打喷嚏
勃起功能障碍会自己恢复吗
心脉痹阻证中成药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