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州信息港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万世之皇 第二百零二章金蝉花争夺

发布时间:2020-01-16 21:08:17 编辑:笔名

万世之皇 第二百零二章金蝉花争夺

“大胆!是谁给你这个胆子,挑衅我等天才弟子的权威?”

“不要以为有祁连长老和千里白等人做靠山,我们就不敢动你了!做事没有分寸,我们一样能教训你!今日这金蝉花,你分也得分,不分也得分!”

听到张淑仪的回答,这些人当即勃然大怒,脸色阴沉得可怕。

实际上,这些人之所以愤而变脸,正是因为张淑仪恰好説中了他们的打算。

今日天道渊一行,孙乾、千楚云等五人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出力,只是想单纯走个过场而已。

毕竟先前,守护金蝉花的修罗曾当着他们的面将褚寒之击败,修罗的战力这些人有目共睹,他们根本不想冒着生命危险,花费大力气将修罗击败。

故此,千楚云等人才姗姗来迟,即便王岳三人在路上耽搁了很长时间,更是在迷谷中大概有一个时辰的时间止步不前,也依旧在他们前头抵达天堑崖。

在这些人看来,就算他们联手,也根本不是修罗的对手。而既然已经打定了走个过场的主意,自然不用火急火燎的按时抵达天堑崖。

至于和张忆水她们平分金蝉花的协定,也不过是随口为之,只是想让事情看起来像那么回事罢了,其实事实上,他们根本就没有将此事当真。

可出乎这些人意料的是,张家姐妹及王岳三人,居然当真将金蝉花采了出来。

至此,千楚云等人才悔之不迭,赶忙改口,想要按照先前的协定,平分金蝉花。

“你们还知道要脸么?采摘金蝉花的整个过程,你们可曾出过一丝一毫的力?先前叫你们来,你们磨磨蹭蹭不来,现在看我们采摘到了金蝉花,又想分一杯羹,天下哪有这样的道理?”

这下,莫説张淑仪不满意,就连张忆水都愤怒了,脸色涨得通红。

“哼,我们怎么不出力了?不过是路上有事,故此有些耽搁,来迟片刻罢了!”

“实不相瞒,来之前我们便已商量好,今日一行,无论如何,就算拼了这条命,都要将修罗击杀,将金蝉花采到手中。”

“结果你们仗着运气好,将灵花采到手后就翻脸不认人了,天下哪有这样的道理?就算去祁连长老面前分辨,你们都不占理!”

“两位师妹,我劝你们还是好好想想。另外,我劝你们更是不要忘记,这天道渊是什么地方,一大半在这里死去的弟子,究竟是因为什么死的!”

对于张忆水的据理力争,千楚云等人却诡言狡辩,巧舌如簧,根本没有放弃瓜分金蝉花的意思。不仅如此,更是**裸的出言,对张忆水几人的生命做出威胁。

“千楚云,你好无耻,枉你还是千草榜上第一人!”张淑仪见状,再也忍不住,登时手指怒张,指着千楚云破口大骂。

千楚云听到张淑仪的话,却不以为耻,反而得意洋洋地diǎn头:“今日我就是无耻了,你们两个能拿我怎样?我是外门第一人,外门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

“无耻,真是没有见过比你更不要脸的了!”

张家姐妹气的双颊通红,频频跺脚,连话都説不利索了。

“楚云兄,有些话不能説得太满,今日一事,是我们来迟,过错确实在我们五人,不如今日一事就这么算了吧。天道渊之大,并非只有此处才有金蝉花!”

下一刻,让人惊讶的事情发生了,五人之中一直沉默不语的孙乾站了出来,居然胳膊外拐,在替张忆水与张淑仪説话。

“孙乾,怎么回事?我们来之前不是説好了么?有力一起使,有宝一起分。现在理在我们这边,是他们仗势欺人,我们可不能怕了她们啊!”

“正是这个道理!别的不説,单只现在我们五人耗时耗力的前来,就不能空手而归!”

“我们又没説要独占金蝉花,只是按照先前的约定,要将之平分而已,大家都不吃亏!”

孙乾话音未落,其余四人便当即出言,义正言辞地反对。

显然,在他们看来,张家姐妹已是刀板上的鱼肉,任他们宰割,根本没有任何还手的余地。

“哎,既然如此,那我就先行告辞了!”

对此结果,孙乾显然早有预料。是以下一刻,孙乾只发出一声轻叹,对千楚云等四人微微拱了拱手,随后又深深地看了王岳一眼,就此转身离开了。

其他四人未曾和王岳交过手,不知道后者实力,可孙乾却对王岳的实力有深刻了解,更有刻骨

铭心,擦拭不去的深刻记忆。

先前拍卖场一行,孙乾曾与褚宁联手,与王岳对峙过。当时王岳仅凭气势,便将他们二人惊退,之后褚宁更是战心被毁。

经此教训后,孙乾见到王岳跑都来不及,哪还敢再招惹王岳。

故此,孙乾看到局势恶化,有和王岳交手的趋势后,当即在第一时间离开了。

孙乾可不想让昨日恶梦再现,如果落得和褚宁一样的下场,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哼,真是个懦夫。潜世弟子中,怎会有这样战心不坚的弟子?”

“先前我就説过,不要让他加入。可你们就是不听,现在可倒好,让他一人把我们所有人的脸面全部丢尽了,真是耻辱!”

千楚云等人自然不知道孙乾心中所想,均以为孙乾害怕张家姐妹的师道传承,纷纷转头,对着孙乾匆忙离去的背影唾骂不已,羞与其为伍。

“好了,好话説尽,坏话也説尽,淑仪师妹,听师兄一句劝,乖乖把金蝉花拿出来分了吧,免得伤了大家和气。不然,可不要怪师兄我手下无情了!”

“不过一朵金蝉花而已,孙乾在离去前也説了,天道渊之大,什么宝物没有,至于为了这一朵破花和我们兄弟四个翻脸么?”

孙乾的身影终于消失在道路尽头,千楚云几人似是丧失了耐心,居然直接大步走上前来,将背靠山崖的张家姐妹及王岳死死围住,不留丝毫空隙。

随后,为首的千楚云更是毫无顾忌的向王岳掌中的金蝉花伸出手来!

“真是不要脸,千楚云你要明抢么?”

“王岳不要给他,就算把金蝉花毁了,都不要给这个地痞无赖!”

一时间,张家姐妹无比愤慨,双眼都气得跟兔子一般红。

不过早在张家姐妹发话之前,王岳便动了,拿住金蝉花的右手回缩,正好在千楚云伸来的右手指尖上轻轻擦过:

“这朵金蝉花是我将修罗击杀后摘下来的,你只知欺负张家姐妹,怎么就不问问我这正主,答不答应将这灵药分给你?”

千楚云闻言,当即眯起双眼:“哦,敢为阁下尊姓大名?”

千楚云身旁三人见状,心头却不约而同一紧,因为这分明是千楚云发怒的先兆!

“本来是想跟你説的,不过刚刚我想了想,还是算了。就你这种只知道欺负女流的垃圾,知道我的名字,对我来讲是一种侮辱。”

王岳对千楚云的狰狞表情视而不见,不仅没有半分郑重之意,反而态度随意,闲散慵懒地靠在山崖上打了个哈欠。

“是吗?不过你説的也很正确,我确实没有必要知道你的名字,因为我敢保证,至多一个时辰,你就会成为一个死人,尸骨无存的死在天道渊。”

下一刻,千楚云仰天大笑,随后不待众人反应过来,甚至不和身前的王岳打声招呼,便直接将背后的长枪抽出,挽出一朵枪花,直直的冲王岳刺了过来!

不仅如此,与此同时,千楚云背后更是陡然浮现出了重峦叠嶂的仙山法相。在仙雾缭绕的法相加持下,千楚云的出枪速度陡然快了一倍,不过眨眼间,便已刺到王岳胸前!

“不要!”

“卑鄙!”

一旁的张忆水与张淑仪见状,脸色当即为之一变,然而千楚云的出手速度实在太快,就算她们有心想要阻挡,也根本赶不上千楚云快若雷霆的速度!

“哎,千楚云总是这样急性子”

“哼,谁叫那人出言不逊,挑战千楚云的耐心极限?如果有弱者敢这样和我叫板,恐怕我也会和楚云兄一般,直接一枪刺过去!”

“千楚云在外门排名第一,杀个默默无闻的外门弟子算得了什么!”

与张家姐妹惊恐的表情相反,随同千楚云而来的几名强者面露笑容,笑望战场,对或许会死在千楚云手上的王岳根本不以为意。

“得罪我的人,统统都要死,统统都要死!”

战场中,千楚云目光狰狞,状若疯癫地看着身前一脸微笑,似乎尚未反应过来的王岳,已然准备好了欣赏王岳血溅三尺,痛苦而死的血腥场景!

“这便是你的倚仗么?可你有没有想过,一旦碰到比你更强的人,你该怎样收场?”

然而下一刻,画面就此定格,千楚云手中长枪陡然一停,在众人难以置信的目光中,被王岳两根手指,死死夹住!

看完记得:方便下次看,或者。

郑州银屑病医院在线咨询
山西白癜风医院电话多少
北京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黑龙江治疗白癜风医院
汕头哪家医院做人流做得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