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州信息港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绿野荒踪小说戏剧学车记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5:55:11 编辑:笔名

考驾照这件事,我是采取先斩后奏的方式,先报上名,交上2500元钱的学习费用后,才告诉丈夫的。他得知后一叠声的质问我:现在路上车这么多,你学什么车学车?就你那个笨样儿能学会吗?也不想想自己多大岁数,想一出是一出。  我少有的对他的质问采取听之任之的态度。心想:着急了吧,嘿嘿,报完了,还不是因为你的缘故。  他去年在外地做一个项目。把车也开过去了。到该检车的时候回不来,就把相关的手续传回来,让我去车管所办理。就是在车管所办手续时,我看到一个比我大十岁的女人在给自己检车。一打听,她刚好有十年的驾龄,考驾照时刚好是我现在的年龄。让我好生的羡慕的同时,也意识到自己应该学,到她的年龄也就十年驾龄。又赶上单位一个要好的同事也报驾校去学车,我也就跟着报了。  我知道若是与丈夫商量他铁定不同意。所以听他的数落告一段落,我告诉他,你去车管所看看,比我大的有的是,你怎么知道我就学不会?这么多年,就你喜欢车,就不知道人家也喜欢?  其实,对车,对开车我是有渊源的。父亲是建国初期为数寥寥的一级驾驶员,又长期在运输企业工作,我从小就对车感兴趣。当年下乡在青年点时,班车两天一趟,司机叔叔们常到点上来看我,我有摸车的机会。有一次,李叔叔来点上送母亲给我带的东西,队长请他去家里喝酒。我们几个在车上玩儿,我就把车开起来,拉着小陈他们去了趟十队,来回七八里地。那时,我只是知道开车的要领动作,经验不多,胆子大,开着车在坑坑洼洼的路上颠簸,他们也不怕,还一路高歌呢。  只是后来在生活的重压下,我落伍了。满大街上的人都会开车了,我连个驾照都没有,考。    按照驾校的学习程序来,科目一的驾驶理论考试97分通过。科目二的电子杆也比较轻松的考过。这期间去了一趟东北,去了一次济南,所以练习中断一段时间。回来后开始了项目录的必考科目:侧方停车、坡起、坡路定点停车这三项的练习。其实项目录还包括连续障碍、直角转弯、S路、单边桥、百米加减档、限宽限速门等,这几科目是考试前进行抽考的,先不练。侧方停车因为有电子杆的基础,感觉掌握起来不是太难。坡路起步和坡路定点停车麻烦得多。  报名时,为了离家近一些,练车方便,我报的是一所挂靠的驾校,也就是一所小型私人的驾校。场地和教学都不规范。场地是在水上餐厅后院冷库前面的路上。电子杆场地冷库门前。电子杆练习时,车从右库出来向右拐到指定位置时,距离冷库大门只有一米的距离。在路边还立着个水房。常有车辆到冷库上货,也常有车辆进出酒店后门。还长有人来擦车。  驾校有两个教练,两辆教练车。没有什么练习计划,交钱后,考完科目一,上午就来练电子杆,有时十多个人等在那里,一上午也练不上两回。电子杆考过的,下午练习项目录。若是有人去考科目一或考项目路,这两个教练也跟去考试,就停止练习。有时候一连几个下午都练不上。  场地是因地制宜的。项目路的坡路起步场地就在一个大池塘的边上。次驾车从坡下往上起步、定点停车后还行,退下去时就非常害怕,怕搞不好掉到深深的池塘里去。练了几次直线上下行驶后,恐惧感才消除一些。  接下来就是摸索提高定点停车的准确性:眼睛——雨刷器上的一个点——右侧的白实线在一条视线上,就符合右轮与边线保持30厘米距离的要求,向上行驶到第二道白线与左侧倒车镜底边是一拳距离时,停住。这两项掌握好,就能准确停到指定位置。反来覆去、上上下下、断断续续练了小一个月。这期间还间或地练习了直角转变,S路行驶,上单边桥等抽考科目。月初约上了考:12月5日到榆关驾校考项目录。  考试的头一天下午才练习抽考项目“过连续障碍”,也就是俗称的“压大饼”。恰好那天下午单位有事,我到场地是一个。好嘛,有11个人在练习准备考试。因为人多,教练也换成了老板本人亲自指导。一个人上车也就练两次,一轮下来得一个多小时,冬天天短,轮到我时是第二轮的一个。  次练习,因为控制不好车速,六个大饼压上三个。老板上来把车倒回起点,平时,我们练车都是在切断油路的情况下进行。看老板倒车飞快时我还在心里赞叹:技术多棒啊!不接油都能开得这么快。我上车再练。他说:你按照要点匀速走,打方向盘要快。  我起车,脚放在刹车处,总怕车速过快地踩一下。老板大声嚷道:“踩刹车干什么!”我抬起右脚。可能觉得车速快下意识地又点了一下刹车,他大声嚷道:“又踩刹车,把脚拿开!”“拿哪儿去?”我问道。“放一边去!”这一次压上了第四、第五块大饼,第六块饼过去后,车头正好对着路边的那个水房,有三四米的距离。他又叫道:“压得这个准哪,想什么呢?不是告诉过你快回方向吗?”随着他的话,我失望地扭身探头向后望去,放松了脚下的控制。“别踩油门!”随着他的一声呐喊,也就是瞬间而已,脚就踩在油门上了。车“嗖儿”地窜出,砰地撞在了水房门角上。我的头轰地一声,眼前一黑,鼻血“倏”地流出来了。个念头是鼻梁骨撞断了。练车的同伴们扶我下车,眼镜不知道哪儿去了,什么也看不见。不知谁帮我找到了眼镜,又递过纸巾,让我捂住如注的鼻血。再看教练车的机盖也撞得变了形。内疚得顾不上疼了  教练铁青着脸,坐上去把车倒正,飞快地开走。同伴们扶我坐到了一个车里,让我休息一下。我捏着鼻子,头疼欲裂,右侧的胸部开始痛,不敢呼吸了,好在丈夫回来了,在家。只好给他打电话。他马上接我去医院拍片,还好,肋骨没断,估计是方向盘挤压造成的,挫伤得厉害。看我狼狈样也没数落我。从医院回来得到消息,我的抽考项目是“限宽限速门”,从来没练过,但我还是想去考试。无奈到了晚上,右臂疼得抬不起来了。第二天早上,疼得比前一天还重,只好弃考。  等到一个月之后,我才参加项目录考试。说来好笑,因为练车时是在一面坡上,开上去在退下来。真正的考场,坡路比我们练习的要长要陡,定点停车,坡起后车要开到坡顶,再从另一面坡上开下去,而且这面坡更陡。我在坡起成功后把车开到坡顶。该下坡了,可是眼晕得很,下坡的操作要点背了一遍又一遍,把车开到边沿又倒回来,就是不敢松刹车,就是不敢下坡。直到耳机里传出考官的训斥:“你在那儿磨蹭什么呢?赶紧下去,后面还有考试呢!”被逼无奈,咬紧牙关,壮起胆子,才把车开下了坡。天哪,吓死我了。  练车时,几乎所有学员都被教练训斥过。有时教练刻薄得令人难以忍受。面临路考时,丈夫他也主动地要指导我练习。一练起来才知道,他比教练还厉害,没有缓冲直接训斥,而且带有历史感。  那天,他把车开到新区办公楼前的那条路上让我练一下。我打火,按照教练教的要领:踩离合、挂一档、松手刹,又按照丈夫教的给油、缓抬离合,车起步,紧接着挂二档,进入正常行驶。  在路尽头,海边沙滩那转弯时遇到麻烦,有几个妇女在路边给树扎御寒的草捆。我一看见有人心里不由的紧张,丈夫忙指导:往这面转,往这面转……不知怎么回事,车一下子串到路中间的绿化带上去了。好在没给油车熄火了。丈夫愤怒地喊道:“想什么呢?走直线不会呀?”  他这么一说我恍然大悟,拐过弯来要及时回方向盘的,教练都叫“回正”,我一直没听他说“回正”,就转着开,开到绿化带上。就道,你怎么不说 “回正”?教练得说回正,。  这还用说,拐过弯来就回方向盘呗。  拐弯时教练都说左打两圈,回正。教练就这么教的。你当教练发出的指令和教练不一致,我知道往哪面回呀?我强词夺理。  路考的前一天,我让他陪我到马路上练一下靠边停车。带上油行驶心里总是有点紧张。靠边停车的30厘米位置找不好。他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连连数落:“就是个手脚配合的事,怎么就做不好呢?告诉你几遍了?这么笨学什么车呢。你说你,骑自行车上坡推上去,行,蹬车累。下坡推下来,为啥?怕太快。你说你啊,自行车都这水平,也想开车?你笨自己还不承认。歪了,歪了,回过来。唉呀,告诉你几遍了,真是笨到家了。我看你呀,明天去了也过不去……”聒噪得心烦。  我靠路边停下车,正色道:“你能不能少说两句?你说这些有什么用?我是笨,我是唐突了,我是不应该报名学车,但是已经剩下一科了,不考怎么办?你还聒噪这些有什么用?啊?我笨,我胆小,你就陪我练练车还不应该吗?再说,谁都需要鼓励,你就不能鼓励我一下,帮我增强点信心?咱们不是常说赏识教育效果好吗,你就不能觉得我老伴这么大岁数还有勇气学车,赏识我一下?  他嘴吧倒是闭上了,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坐在那,看我笨手笨脚的操作。挂档减档,加速减速都还行。令人焦急的是靠边停车总摆不正。几趟下来天黑了,只好收车。  第二天早早来到王岭车管所考试中心,进到路考候考大厅。  我的电子杆是在港城驾校考的,项目录是在榆关驾校考的。参加几次考试,让我明白为什么现在路上车这么多。每次考试的人都“乌泱无泱”的,涵盖社会各个阶层的各色人等。和我一起学车的有好几个是蔡各庄的,都是三十来岁的女人,不工作,学车的目的就是接送孩子上幼儿园或上学。从而可以看出,人们的观念变了,生活的内容丰富了,主要的是经济富裕了。  侯考大厅里设了好多排板凳,乱乱哄哄挤挤挨挨得有二百来人等待路考。从里边屋子里出来一个小个子的维持秩序,声音大语气横:坐下,都坐下,站着的上后边去,往后走,别说话了,把嘴闭上……  思忖,这人是干什么的,没穿警服,也应该是车管所的吧?听着训斥人的这个霸道劲儿就应该是。在他的训斥下,乱哄哄的人群静下来。他又道:一会儿就开始考,练啥样就算啥样,就按你练得考啊,考不上就在考两回啊。有的人练得不好,自己心里没底就想着搞点子用不着的,塞点什么啊,意思意思,你要是想整这事儿就把嘴闭上,别他妈的到处嚷嚷,嚷嚷出去没你的好……  “哄”得人声鼎沸。人们就着这“用不着的”议论开了。谁愿意整这“用不着的”呀,谁不知道几百块钱也是钱,但是不整“用不着的”真就不让你过呀。  一个昌黎的人说:我这是第三回考路考了,次考心思咱没本(指驾照)也开了好几年车了,考别的不行,路考没事儿,就没交钱。真他妈的,小青年把车开的一窜一窜的都过了,就我没过。说我换挡慢了不合格。第二回教练收钱时,正好我老婆上货去,没匀出钱来,去的这帮人就我没交钱也就我没过。人家卡下没交钱的,还显得人家考试严格,不是百分百的通过。这次该过了,早早就交上钱了,又涨一百,塞了七百……还有几个也如是说。  从里边又出来个中等个儿穿警服的人,刚才那个小个子随出来又大声地维持纪律:别说话了,都闭嘴,看谁说话让他站到外边去,你们几个,就说你们几个呢,后边站着去。  穿警服的开口了:大家安静,安静,我说几句啊,路考呢就是检查学员上路行驶技术的掌握情况,大家不要紧张,正常发挥,咋教你的就咋开,啊。我们考官按程序按规矩办事。我们的纪律非常严格,谁要是没练好车,想花点钱呐,想搞不正之风呀,那不行的,谁搞这一套就不让谁过。有人说,我帮你联系联系,联系什么?我给你找找人,找谁?大家也看到了,我们这儿全封闭,这院子外来的人外面的车一律进不来。考官的手机一律上缴,杜绝与外界的联系。他来找谁?他能联系上什么?我们这是为学员服务,按程序来。一会就开考,大家啥也别议论,多想想考试的事儿。  一个黑脸一个红脸,一唱一和,表演得天衣无缝,佩服。但只能说信口雌黄,欲盖弥彰。  昨天驾校的教练打电话问交钱否,说交了钱有把握;说这么多学员还没有路考不交的呢;说要是考试过不了给退回来。刚才在车管所前面那条停了许多车的路上,我们这拨来参加路考的九个人,都把钱交给驾校的教练,每人七百。  交完钱后,教练又嘱咐:上车考试时报清名字,记住考试的车号,就是给的成绩不及格也别和考官争执。由他们去协调。  等到上到路考的车上,考官手里的两个手机,证明穿警服的那个冠冕堂皇的讲话全是谎言。这个考官在忙不停地在看短信。  考试进行的顺利。个人把车开得一跳一跳的;第二个人把车停在公共汽车的站点了。我是一个考试。  考试前下车绕行一圈:报告考官,已检查车况正常,轮胎充气良好,请求考试。  可以考试。  上车坐到驾驶位置,调整后视镜:踩,挂,松,打左转向,看左侧倒车镜,给油,松离合,车行驶。马上换二档,三档,过十字路口,开出三四里路,考官才说:靠边停车。  我马上减速,减档,观察右侧后视镜,打方向盘,当车头中间标志对准右侧马路牙子时,回方向盘,踩刹车……一系列动作做的居然非常流畅,车平稳的与路平行的停住。练习这么多次靠边停车,就这次做的好,还是考试。  哎,考前我忘了报名字,再报名字也不合适了,算了就这样吧。我注意一下考官手里的报表,我的分数是九十分。松了一口气。但不爽快。想想,毕竟给考官们塞了钱。这样,路考你驾驶的真实情况无从知晓。不塞吧又怕被卡下来麻烦。再说全市的路考都到市车管所的考试中心来进行,路考考官是个肥缺,说是谋到这个职位得花四十多万,“羊毛出在羊身上”不卡学员怎么才能挣回已经花出去的四十万?卡的钱还得与领导们再分配,也是潜规则。就释然吧。  到此半年多的起早贪黑,半年多的受苦受累,有惊无险,几经折磨,一路走来,我已经通过了驾照考试的所有科目,等于驾照基本到手。丈夫也高兴了。  但是地球人都知道,从驾校学完拿到驾照,也并不能说明你就能自如的上路行驶了,因为那是速成,你还要再练习。周日,丈夫说,走吧,我陪你练练车去。  考完试了还练什么车?我脱口而出。看到他愕然的瞬间,我洞察到了自己的内心:喜欢的是考试那种紧张的氛围,喜欢的是那种面对挑战自己生发出来的勇气,喜欢的是圆满结束的那份轻松惬意……开车驾驶等等是次要的。  那天吃晚饭时,我对丈夫和儿子说:在我的工作生涯中,这也许是一次,也是在意的考试了。       共 5463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包皮手术要做足准备工作
黑龙江专治男科医院哪好
云南的治癫痫病专科研究院
友情链接
男人不应期 蜂蜜减肥小组话题 白癜风能治愈吗 北京首大耳鼻喉医院乘车路线 陇南皮肤科医院哪家好 徐州有哪些传染科医院 漳州牛皮癣医院 黔南口腔特诊科医院哪家好 中卫放射科医院哪家好 糖尿病怎样饮食 宁波有哪些中医感染内科医院 厦门有哪些中医内科医院 温州有哪些运动医学科医院 黄石有哪些中医消化科医院 女性尖锐湿疣医院 长治有哪些针灸科医院 宁德癫痫病医院 襄阳有哪些小儿消化科医院 阿勒泰皮肤性病医院哪家好 襄阳有哪些介入医学科医院 襄阳有哪些高压氧科医院 强酸、强碱中毒医院 襄阳有哪些牙体牙髓科医院 随州有哪些口腔科医院 咸阳有哪些小儿心内科医院 恩施有哪些小儿耳鼻喉医院 琼海小儿外科医院哪家好 先天性无虹膜医院 潜江有哪些医疗美容医院 文昌皮肤性病医院哪家好 神农架有哪些器官移植医院 新生儿脑水肿医院 骨嗜酸性肉芽肿医院 榆林有哪些普通内科医院 濮阳有哪些牙体牙髓科医院 淋巴细胞性垂体炎医院 赣州有哪些种植科医院 济南有哪些医院 濮阳有哪些IMCC医院 丽水有哪些医院 孝感有哪些医院 许昌有哪些中医内分泌医院 母瘊子医院 漯河有哪些双相障碍科医院 定州有哪些医院 三沙复杂先心病医院哪家好 宜春有哪些心脏科医院 三门峡有哪些生殖中心医院 三门峡有哪些妇泌尿科医院 廊坊有哪些医院 西宁耳鼻咽喉头颈科医院哪家好 三门峡有哪些小儿神经内科医院 退变性关节病医院 通化有哪些新生儿科医院 德阳有哪些肾病内科医院 铁门关骨科医院哪家好 湖北有哪些微创外科医院 神经衰弱怎么办 小儿休克医院 牙齿矫正有几种牙套 四川有哪些其他医院 阿克苏整形科医院哪家好 小儿发育性角回综合征医院 遂宁有哪些中医乳腺外科医院 遂宁有哪些白内障医院 太原有哪些体检科医院 河北有哪些肿瘤内科医院 内江有哪些职业病科医院 引起癫痫病的原因 小儿特发性肺纤维化医院 大同有哪些急诊科医院 怎样治疗血管瘤 成都有哪些医院 秦皇岛二甲医院哪家好 资阳有哪些肝胆外科医院 陕西有哪些中医儿科医院 五家渠过敏反应科医院哪家好 吕梁有哪些青光眼医院 宝鸡有哪些白内障医院 云南有哪些精神心理科医院 石家庄有哪些医学影像学医院 咸阳有哪些地方病科医院 台州牛皮癣医院 淮北一甲医院哪家好 荆门有哪些麻醉医学科医院 万宁颌面外科医院哪家好 唇病医院 浙江有哪些小儿眼科医院 第三脑室肿瘤医院 临高小儿内分泌科医院哪家好 白沙心血管外科医院哪家好 沧州有哪些中医感染内科医院 海南屈光医院哪家好 湖北有哪些重症监护室医院 九江有哪些理疗科医院 伏格特-小柳-原田综合征医院 廊坊有哪些神经外科医院 神农架有哪些中医骨科医院 公主岭有哪些外伤科医院 昌江血液科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