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州信息港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梁氏姐妹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8:45:30 编辑:笔名

我认识梁红,是在读高二的时候。她从县里的一个职中转到我们学校。我一个人坐,班主任就很自然的把她安排在我的旁边。    梁红个子不高,很丰满。圆圆的脸,一双大眼睛,鼻梁上架一副眼镜。梁红性格开朗,活泼。她喜欢唱歌,一下课,就开始唱起来。她唱的是一首很哀婉的歌,叫《无奈的思绪》。我也是在那时候,学上这首歌的。每天和她一起唱。    我也逐渐了解到梁红转学的原因,因为要逃避一份爱情。那个男孩是吹笛子的,那时,他们一个在这个教室唱,一个在那个教室吹。但,她为什么要逃避呢?她也许要认真学习。    她家在镇上住,她爸爸是税务所的所长,她几次邀请我去她的家里,我都没有去。我们是平等的,而那样的家庭我不太习惯。她有一个妹妹,皮肤有点黑,眼睛很大,很深,像印度人的眼睛。所以,我一直记得。她的妹妹在读初三。我也是看见过的。    后来,梁红就回到自己的学校去了。我再没有见过她。    也许,十年过去了,我所在的镇里要聘一个通讯员。看好了我,一个晚上,我把自己的作品送过去看的时候,镇里的宣传委员就给留了晚饭。宣传委员特地找了两个女孩子陪我。其中的一个很面熟,我就在灯光下仔细看了一会,黑黑的皮肤,一双大眼睛,睫毛很长,眼睛很深邃,像一潭泉水似的。宣传委员介绍到她的名字,我笑了,说,我认识你。梁红是你的姐姐吧,你叫梁燕。她说,你怎么认识我。我说,我和你姐姐同学。宣传委员是个精通世故的人,他说,我们的梁燕已经是副科级了,很厉害呀!我也笑着说,一看也是能干的人。什么时候找你姐姐玩。她说,好的。    一顿饭之后,我并没有去镇里。我害怕那种尔虞我诈的生活。我看见那个宣传委员见到县里的领导从小车里出来,腰都要弯到地下了。我觉得受不了。    在那个乡下的小学里呆了三年,我调到另一个镇上的中学。    一天,我到学校图书馆借书,那个面目慈祥很健谈的老妇人对我说,小李,听说了吗?她用了很夸张的语气,我不由就停下来,转过身,说,怎么了?她说,七里镇的一个女干部被杀了,知道吗?我说,叫什么名字?梁燕。梁燕?我站直了身子。她是什么地方的人?怎么被杀了?谁知道,可能是仇杀吧。怎么会这样,不会是我认识的那个梁燕吧。    那天回家,丈夫赵海说,你知道吗?那个死了的梁燕可能是我的同学。我说,我认识,我和她姐姐是同学。还和她在一起吃过饭。    梁燕的死一直没有查出凶手是谁。我也一直没有见到她的姐姐。    去年回老家,婆婆说,你们那些书呀报的,也不用了,赶紧把它清理掉。我和丈夫用了一上午时间,就在屋里清理,就像在整理芜杂的过去一样,在霉味和潮湿的纸堆里,翻检过去的一切。我们看见光阴是那么绵长,在我们的指间停留,我们留恋的翻阅着过去的点点滴滴。    丈夫翻出了一打信件,一封一封的看,忽然,他像被咬了似的,说,你看,你看,这是谁的信?我接过一看,署名竟然是梁燕。人已经死了很久了。这信还在这里收着。我说,赶紧把它处理掉,人都已经死了。    春天来了,柳树在空中摇摆,一切是那么美丽,温柔,小河的水要涨起来了。    时光按着自己的秩序前进,不管人间的事。 共 1274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龟头炎
昆明治疗癫痫的专科医院
特发性癫痫治疗指南

上一篇:感恩父母

下一篇:过年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