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州信息港
法律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律

醉是一抹微凉情

发布时间:2019-06-26 00:42:19 编辑:笔名

霓裳发现近些日子女人总是喜欢坐在太阳下静静坐着,这不,好像是过于舒服又要睡着了。﹤杂⊙志⊙虫﹤“殿下?”霓裳不忍叫醒女人,可是有客到。“予君来了。”霓裳弯腰的角度刚好挡住了照下来的太阳,墨殊睁开眼看着霓裳递上来的茶杯,有抬头看了看霓裳。“你也要晒太阳吗?”霓裳错愕,晒太阳?“喏,你挡着了。”霓裳这才意识到女人刚说的是什么意思。“殊儿,快帮我看看,这个怎么批。”听见墨予的声音,墨殊不由得邹起眉头。为什么同样的师父教,他会笨成这样?“魔界向来平和简单,不像人间有战乱天灾那般复杂,你怎会还有问题?”“这……这是关于我的。”看着与自己眉眼相似的脸,墨殊突然有些想笑。“你怎么了?”墨殊问道。“难不成被人检举?”霓裳嬉笑道。听见被霓裳这么说,墨予一脸骄傲的说道,“自从殊儿公开了我代理魔尊的事情,这魔界被我整理的有规有矩,民生康泰,怎会又人举报我?”“那是什么?”霓裳递上茶水问道。墨殊翻开文书,赫然两个大字出现在眼前:聘书!“这是……有人要找你入赘?”有人敢招代理魔尊入赘,胆子确实不小。“跟你提亲?”霓裳一口水呛在了喉咙,引起一阵咳嗽。“你确定这不是恶作剧?”霓裳问道。“你看!你看后面,有落款!”墨殊看向落款处:凤凰聂贞“咳,这也算得上是朝中大事了啊,霓裳。”墨殊转脸笑道。“是。”“不过也算是私事了。哥哥,这聂贞你可见过?”“从未!”“那你我可听说过?”“从未!”“那就是你朝事处置的太好了,让人姑娘心生爱慕了。”墨殊笑道。“这事,我是旁人,不好插手。”“太丢人了。”霓裳摇摇头端起茶盘就要走。“就是,不过是被提亲你就这般慌张,是有些丢人了。”墨殊忍俊不禁。“你先别说这些没用的,快教教我怎么办才能让那凤凰断了心思。”“哥哥不妨去见见那姑娘,等见面后,或许你会有解决的办法。”墨殊转脸看了眼霓裳,“霓裳你也跟着去看看。”“她跟去做什么?”墨予不解。“霓裳比你聪明,万一情况危急还能救你一命。”虽说长这么大已经被墨殊嫌弃了无数次,可是这次墨予还是心有不甘。“我再说也是你哥,有你这么嫌弃哥哥的人吗。”墨予霓裳走后,墨殊脑中描绘了无数个墨予和聂贞见面的场景和后续发展。许是被太阳照的太过舒坦,墨殊渐渐困意袭来。有人靠近,墨殊都未曾发觉。“殊儿。”太久没有听到这个声音了,墨殊猛地睁开眼看着站在不远处的小五。“小五!”“是我。”“你瘦了?若清待你不好吗?”面对墨殊的关心,小五差点将所受的委屈一吐为快。“我很好,你放心。”“来。”墨殊拉着小五坐在树下,认真看着小五,脸上欢喜的表情让小五越发难过。原本就这般善良的女人,怎么摊上那么个邪恶狠毒的男人!“好久没见了,你这突然一来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我也是。”小五说道,“对了,我这次来是他让我送东西来的。”下意识,墨殊觉得那个东西会打破两人相聚的场面,便按住了小五要拿东西的手臂。“那事等会说,你先给我说说在妖界你过得好吗?”“我原本就是小妖,在妖界自然过的不错。”跟着妖王能好到哪去,就差被拆骨扒皮了。“你不说真话。”聪明如墨殊,自然分得清小五的欲言又止。“你若是不开心,过来,我和霓裳可以照顾你。”想起小五曾为自己受的那些苦,墨殊莫名的就坚信小五在若清身边过的并不好。“不了。”卑微的语气让墨殊心里很是不舒服。药王时候的小五,美的遗世独立,周身都是出尘不染的气息和傲骨。眼前这个唯唯诺诺的孩子那有当年半分模样?“他到底对你做了什么让你变成了现在这样?”“殊儿,你别多想,你也知道妖界出了很多事,他身边无人可用,我自然就要替他来回走动,不过是累的。”就算自己再不愿,也不能因为自己遭受的那点苦让墨殊心底有了芥蒂。小五这样告诉自己。女人对男人的爱,小五看在眼底。至少以前是。“是真的。”小五再次说道,生怕女人不信一般。“好,我信你。”两人靠着树干享受着太阳的温暖,像是连个未长大的孩子一般说说笑笑。“还记得你给我治疗美人愿的时候,你对我百般嫌弃却又认真照顾,那时候我真觉得自己遇上了贵人。”“我也是没见过像你这般不爱惜自己的女子。”“爱惜着呢,怎会不爱惜。”墨殊辩解道。日渐西落,小五握着袖中的请柬心中不忍。“这个,是他让我给你的,说是你已经允诺了他会登门祝贺。”墨殊没有伸手。“这是什么?”女人连头都没有转。“请柬,妖王大婚的请柬。”许久,墨殊脑袋一阵恍惚。“殊儿,你可以不去。”“没事。”墨殊伸出手接过请柬。“他就是个混蛋!”小五站起身子愤愤不平。说什么此生非殊儿不娶,就是骗人的!大骗子!墨殊站起身子安抚道。“我和若清都过去了,更何况我也要嫁卿尘了,这样,各自安好不是很好吗。”“殊儿……”小五没有想到墨殊会这么平静。“好了,你回去复命吧。”“殊儿……”“去吧。”看着小五走远,墨殊突然一阵恶心,扶着树干呕吐了起来。傍晚时分,墨予和霓裳有说有笑走进魔殿。“殿下?”霓裳发现墨殊依旧坐在树干下,双眸失神。“霓裳?”清明透亮的双眸让霓裳突然怀疑自己刚才看走了眼。“怎么样,那凤凰如何?”提及凤凰,霓裳和墨予相视一笑。“殿下你是没想到,自己工整娟秀的聂贞竟然会是一个乳臭未干的黄毛小丫头。”“对对,还是个肥嘟嘟胖乎乎的连翅膀都没有的小丫头。”听见两人这么说,墨殊不禁问道。“你们怎么这么说人家,怎么说凤凰一族也算是名门望族了。”“名门不名门我是不想知道,不过这种情况我是真心不想再有下次。”墨予抬眼与霓裳相视一笑。看两个这般模样,墨殊倒忍不住问道,“究竟发生了什么?”“殿下先起来,我们去屋里面再说。”女人穿着单薄,霓裳扶起墨殊。没一会一阵笑声传出,墨殊笑的眼泪都挂在了脸颊上。“这女娃娃倒是十分可爱了。”“谁说不是呢。”墨予说道。霓裳拿起绢布擦拭着墨殊脸颊上的泪珠说道,“殿下笑哭了。”“我也是忍不住了,居然会有人说出墨予长得太丑这样的话来。”“这丫头不仅说我长得不好看,还很一本正经的说像她那样才是美丽皮囊,殊儿你是没见到,她那翅膀的位置是两个尖尖的小小的没有羽毛的小翅膀。”墨予拍了拍墨殊的手背继续说道,“她那身子那么大,翅膀这么小,我看她长大了是飞不起来了。”看着墨予夸张的比划,墨殊再次大笑不住。“聂贞,我真没有要笑你的意思,不过墨予说的实在是太好笑了。”墨殊抬着头说道。“殊儿你再想想,就她那个样子长大了可还了得。你想想她那个体重,一跑起来地面都跟着震一震。”霓裳噗嗤一声脑子里面想象着长大后的聂贞追着墨予跑的样子。“好了,好了,我们这样不好。”墨殊严肃说道。“尤其是你,怎么说你也是人家小姑娘个发出聘书的人,你也好歹是代理魔尊,怎能这么笑话人家姑娘呢。”墨殊转脸说道,“霓裳你也是,今日怎么失了分寸。”“好吧,这事就这样过了。”墨予说道,“今日我算是牺牲色相了。”顺着霓裳的视线看去,墨予这才注意到墨殊手中紧握着的请柬。“这是什么。”墨予一把拿了过来。“妖王请柬!大婚!”这家伙在搞什么!“他这是邀请你参加他的婚礼吗?”混蛋!“不过一场婚礼罢了,殿下和太子大婚的时候,妖王也是要出席的。”霓裳收了请假放置一旁,看了一眼窗外的景色开口说道,“时辰不早了,霓裳伺候殿下歇息。”“什么时候?”墨予问道。“什么?”霓裳不明所以。“殊儿,那家伙什么时候举行婚礼。”“后天。”“我陪你去!”墨予的目光坚定而认真。“我也去!”“你别去,若是卿尘来了,你好接待。”“不过异常婚礼,你们不用会这么紧张。”相比墨予的紧张,墨殊倒是很坦然。“那家伙肚子里面装着什么坏水,你不知道,我能不知道吗?”墨予嗤之以鼻。“罢了。”墨殊叹气道,“霓裳,嫁娶东西可都准备好了?”“嗯,都准备好了。不过,嫁衣,太子那边人说这两日就会送过来。”“好了,歇息吧,明日我再过来看你。”“予君好像很生气。”霓裳试探问道,“殿下若不愿去,我这就去回绝了。”“不用,提我沐浴更衣吧。”自从失去孩子,墨殊总是一早一晚都要沐浴。热气缭绕的纱幔里,女人轻抚着腹部的位置。等待着天亮的人,如同等着着命运终的判决。黑暗中,男人定眼看着被月光照亮了的嫁衣。暗夜,墨殊一动不动躺在床上。月光透过窗户散落在枕边的发上,原本透亮的脸庞异常苍白。突然一阵呕吐让墨殊不得不起床,起床的动静让一旁歇息的霓裳立刻警戒四周。“殿下?好端端的怎会呕吐?”“没事。”呕吐过的墨殊只觉得嗓子一阵酸味。霓裳递过茶水,墨殊的脸色渐渐恢复了些。“殿下这几日睡眠越发不好,可是因为床被换过的缘故。”自从天界回来,魔殿的一切东西都被墨予换了新的,就连床的位置都变了。“没事。”墨殊神色涣散,是霓裳从未见过的无助。“若是前辈还在就好了。”下意识霓裳将心里面的话说了出来。“师父自然有他的事情要忙绿。”“是。”墨殊唇色苍白,就连双手都在微微颤抖。“殿下!殿下还是到床榻上歇息吧。”“不。”霓裳从柜子里面拿出新的云被紧紧包裹着墨殊颤抖的身子。许久,霓裳瞧墨殊睡了过去小声说道,“这是何苦呢。”明明还爱着那个男人,为什么非要装出一副生死不相往来的样子,为什么要独自承受这个原本不该分离的苦楚。到底是因为什么才要这么做?这一切都是逼不得已吗?天未亮,墨予便闯了进来。“这是?”霓裳轻摇头。墨予站在门外不愿进去。“殿下醒了?”“什么时辰了。”墨殊揉着双眼坐直身子。“早餐时辰。”墨予端着茶水走了进来。墨殊知道,自己软弱不堪的模样好像已经伪装不了了,而自己也在欣然接受着身边人的照顾和关心。是自己已经没有精力再去铸造一个坚不可摧的外壳。这一天,魔殿总是传出一阵阵清脆的笑声。太子宫。“摄政王可醒过来了?”卿尘问道。“还没有,不过身体的伤已无大碍。”卿尘面容疲倦。“太子,这妖王大婚之事已经不胫而走,听探子说妖王邀请了魔尊,你看着……”卿尘转脸看着文臣,“殊儿做事自有分寸,我们先将摄政王安置妥当再说。”“也是,总不能让摄政王这么躺着。”文臣面露担忧。“父君那边可有传出什么?”“和以往一样,说是身子欠安要做静养,这不。”看着文臣高高摞起来的文书,卿尘突然有些烦躁。“这天君要么不出售,要么就出其不意,伤了这摄政王怎么说也会延迟婚事吧,这不是跟他正要做的事情背道而驰了吗?”身子无碍,反倒陷入沉睡,这是卿尘没有想到的。“听说妖界有位叫小五的人,医术能让人起死回生,太子可要一试?”小五吗?“你先安排人将摄政王送回王府,你亲自带上贺礼去妖界,再将小五请回魔界。”现在的天君随时会被魔体控制,卿尘暂且离不开。“是!”妖王大婚!若清的葫芦里面究竟买的什么药!“前辈不在,殊儿你可不能再出事情了。”人还未到妖界,墨殊似乎都能听见人声鼎沸的贺词。一进妖界,目光所及之处无一不是带着喜字的红,像是血液一样的红。“这倒是比传说中的十里红妆还要壮观。”墨予冷笑道。“是吗?”烟青色的长裙一步步落在满是鲜花的街道,芬香扑鼻似乎真的为了这场盛世婚礼用了好些心思。宽大的袖中,女人双手紧握着铜铃,似乎只有这个铜铃才能给自己勇气踏上这条满是荆棘的道路。墨予拉过墨殊的一手小声说道,“殊儿,别怕。”像是察觉到自己说错话连忙改口,“我有点紧张,没见过这种大场面。”墨殊笑笑不语。自己还有什么理由怕?自己还能怕什么?人山人海中,像是专门迎接女人一般,原本水泄不通的街道开了道口子,直到走到王府,墨殊才惊觉这条路是真的好长,长到自己感觉走了好些日子。跟街道不同,王府一片安静,就连门口都毫无一人前来祝贺。墨予抓紧了墨殊的手小声说道,“这不对劲。”墨殊低着头任由墨予牵着自己。“文臣?”墨予惊叹道,“你怎么在这?”“替太子过来送了贺礼。”“这?”“听说这里还未到迎亲时辰,所以这般冷清。”“原来如此。”墨予松了一口气,原来不是陷阱。“在下还有要事在身,就先告辞了。”“告辞。”刚说完,墨予就看见另一边的走廊上一个白影一闪而过,那不是小五吗?“那个,我们好像来早了。”墨予有些歉意望着墨殊。“要不,我们先去街面上逛逛。”“好。”“时间刚好,怎会早?”低沉温润的声音传来,墨殊不由得抬头看着男人。穿了新郎喜服的若清更加明亮照人,像极了正午的阳光,温暖,和煦。男人走到墨殊面前站定,对上女人恍惚着的眼轻声说道,“你来了。”墨予察觉到不对劲想要将墨殊拉到身后的那一刻,墨殊已经被男人紧紧抱在了怀中。“我想你。”墨予咬牙切齿质问道,“你都要迎娶子音姑娘了,何必在此惺惺作态让人厌恶,你放开殊儿!”“若……”“嘘,听话殊儿,让墨予回去。”墨殊无声的反抗着。“你知道我不想让你难堪,乖,听话。”温柔的话语像是能桎梏行动的咒语,半响墨殊开口了。“哥哥,你先回去。”瞧见自己妹妹发了话,墨予也心知自己不是眼前男人的对手。“我在门外等你。”墨予恶狠狠地盯着男人说道,“你若是敢动殊儿分毫,我定在你身上加倍讨回来!”男人无视墨殊的警告,低头细细嗅着女人脖颈间的芳香。“恭贺你新婚。”“……”“礼物在墨予身上。”“……”“再祝你早生贵子。”“够了。”男人低头轻轻咬上女人的脖子。“再说一句,我咬断你的脖子。”墨殊懒得计较男人话语的真假,双手撑在两人之间试图推开男人。“放开我。”“放开?”男人不怒反笑。大婚之日,新郎如何放开自己的新娘?说着,男人弯腰打横抱起墨殊转身离去。

百色好的治癫痫专科医院
嘉兴好的治癫痫专科医院
石嘴山治疗牛皮癣的专科医院
友情链接